央行数字币落地,将造就唯一可以干掉支付宝、微信的机会?

|区块链世界 2019-12-11 4956 来源:商业共识
摘要:微信支付和支付宝,会死掉吗?据《财经》记者了解,由人民银行牵头,工、农、中、建四大国有商业银行,中国移动、中国电信、中国联通三大电信运营商共同参与的央行法定数字货币试点项目有望在深
11月28日,中国央行副行长范一飞出席“第八届中国支付清算论坛”时表示,目前央行法定数字货币DC/EP基本完成顶层设计、标准制定、功能研发、联调测试等工作,下一步将合理选择试点验证地区、场景和服务范围,稳妥推进数字化形态法定货币出台应用。


本次试点央行法定数字货币试点将走出央行系统,进入交通、教育、医疗等实实在在的服务场景,触达C端用户,产生频繁应用,试点银行可根据自身优势进行场景选择。


上述接近试点项目组人士表示,本次试点(深圳法定数字货币试点)计划分为两个阶段,今年底是一个阶段,在小范围场景封闭试点,明年为第二个阶段,在深圳大范围推广。



大行竞战


《财经》记者了解,早在11月初,监管部门就曾召集试点银行在深圳召开会议,并对应用场景的选择和细化方面进行了深入沟通,试点银行则从自身优势进行场景选择,上报央行。

“在自愿的前提下,各家银行在深圳选择场景先行先试,未来哪家行试行好,不排除直接采用该模式。”某接近试点项目的人士透露,这就是央行推的赛马模式。

在竞赛的方式下,试点银行选择的合作模式并不相同。据《财经》记者了解,工、农、中、建四大国有商业银行,以及中国移动、中国电信、中国联通三大电信运营商已共同入局央行法定数字货币试点。在具体试点合作模式的选择上,有的银行倾向于与电信运营商合作,有的银行则倾向于自己独立试点。

由于试点合作主体不同,DCEP的开发模型也不一致,某商业银行人士介绍,选择独立试点的银行倾向选择钱包APP方式;与运营商合作的模式下,运营商倾向推行他们自己的钱包,与SIM卡结合。“字符串可以存在APP里,也可以存在SIM卡里。”


为此,商业银行需要做好多项服务工作,上海新金融研究院副院长、浙商银行原行长刘晓春向《财经》记者表示,

一是,要进行科技投入,建设自己的数字钱包(相当于现钞的金库)和数字货币运行系统与央行数字货币发行系统对接、与客户的数字钱包对接;
二是,确保数字货币与记账货币、纸币、硬币的兑换,在账户方面,在现金账之外要增加数字货币账;
三是、代理央行做好数字货币对社会的发行工作和管理工作,包括数字货币的回笼;
四是,为客户制作数字钱包。这个可能是数字货币与现金的最大区别,使用现金,客户是自备钱包或保险柜,个人也可以直接塞口袋里。数字货币必须有专门的数字钱包,这钱包只能由央行发,或央行委托商业银行发。

目前来看,交通、教育、医疗以及消费等领域,将成为DCEP试点银行的重点选择场景。据《财经》记者了解,为了能够做好数字货币试点工作,几家大行不仅深入研究深圳场景选择,在北京均有选址,设立封闭开发项目组。

场景不完全取决于技术,更与人们的习惯、文化、利益、隐私意识等有关。“试点银行都在选择可行的场景,同时储备一些重点领域场景,做好随时上线准备,并希望在跑马圈地中占据优势。”某商业银行人士坦言。本次试点场景要考虑B-C两端需求,涉及母钱包、子钱包和个人钱包概念。

据了解,四大行以外的银行暂时还未参与DCEP试点,不过,有个别试点银行已经考虑寻找优秀的中小银行,探索新的合作模式。

上述资深技术解决方案人士也进一步指出,目前,仅仅只有区块链技术还满足不了中国数字货币场景的应用要求,除非未来发生一些很大的变化。不过,他也承认,区块链尽管不是完美的技术,但是目前是他所看到唯一的比较全面、必要的技术。

“央行不会干预商业机构的技术路线选择,商业机构对老百姓兑换数字货币的时候,用什么技术来兑换?是用区块链,还是用传统账户体系?是用电子支付工具,还是用移动支付工具?无论采取哪种技术路线,央行这个层面都能适应。”

穆长春在上述课程中说,我们的出发点就是要充分调动市场力量,通过竞争选优来实现系统优化,共同开发、共同运营,有利于整合资源,也有利于促进创新。

“当然,双层运营体系还有别的考虑,一个是可以避免金融脱媒,同时,充分调动市场的积极性,用市场机制来实现资源配置,调动商业银行和商业机构的积极性。


中国央行发行DCEP后的货币流通形式则是 “商业银行在中央银行开户,按照百分之百全额缴纳准备金,个人和企业通过商业银行或商业机构开立数字钱包。”

穆长春介绍,对于用户来说,不需要跑到商业银行,只要下载、注册一个App,便可使用。

据了解,与取现金一样,未来商业银行对DCEP也会按照现行的现金管理规定,设置一定的门槛,以防在特殊情况下发生挤兑危机。


支付冲击


尽管激进的金融科技倡导者将中国央行DCEP看作是数字货币的保守路线。即便如此,有分析认为,DCEP的一小步也将带来巨变,尤其是支付清算市场。

支付领域的去现金缘起于货币电子化,而数字货币作为货币电子化的迭代者,被视为现金(纸币、硬币)支付的终结者。

此前,某互联网金融从业者表达了自己对现金的观点:现金不应只包括纸质现金,还应包括央行认可的所有支付机构发行的支付工具。央行公布的最新金融数据显示,截至10月末,流通中货币(M0)余额7.34万亿元,同比增长4.7%,当月净回笼现金734亿元。

微信图片_20191210205848.jpg


2016年二维码支付合规化后,支付宝、微信支付两大巨头开始力推线下扫码支付,逐渐取代现金交易,进而垄断线下移动支付市场。近日,艾瑞咨询发布了2019年上半年《中国第三方支付行业数据发布报告》。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第三方移动支付交易规模约110.4万亿元。同比增长23.76%,增速相较2018年有所放缓。

其中,支付宝、财付通仍保持绝对垄断,两巨头占据约93%市场份额,其他机构抢占不到7%的市场份额。

未来,央行法定数字货币能否改变当前的支付格局?

有一种激进的声音认为,法定数字货币将造就唯一可以干掉支付宝、微信的机会。不过,在个别巨头企业人士看来,央行数字货币的推出并不会对现有的支付格局产生影响。据《财经》记者了解,两大支付巨头与监管部门就相关事宜进行密切沟通,意欲进入法定数字货币实验场。


“微信和支付宝在法律地位、安全性上,没有达到和纸钞同样的水平。”穆长春解释说,理论上讲,商业银行都可能会破产,所以这些年人民银行建立了存款保险制度;但假设微信破产了,微信钱包里的钱没有存款保险,就只能参加它的破产清算,比如你之前有100块钱,现在只能还你1毛钱,你也只能接受,它不受央行最后贷款人的保护。“当然,这种可能性很小,但你不能完全排除。”

央行数字货币的另一大优点还体现在自然灾害发生之时,穆举例,比如大的地震切断通信,进而阻断电子支付,就只剩两种支付手段:一个是纸钞,一个是央行数字货币——不需要网络的“双离线支付”。


“有支付巨头人士认为央行数字货币将不遵守商业规则。”某接近项目组人士坦言。法定数字货币的目的是替代现金与零钱,但并没有支付宝、微信灵活,也没有现金方便。“用的可能性不会太大,在代替零钱使用方面,微信和支付宝已经很好了。尽管不可以拒收法定数字货币,但是客户有是否使用的权利。

比较来看,现在私营的支付机构或平台,一般会设置支付壁垒,例如微信与支付宝不能互相扫码。但是,对于央行数字货币而言,使用电子支付的地方,就必须接受央行的数字货币。在业内人士看来,如果二者真的产生竞争,还要看谁能真正赢得客户的喜爱。

刘晓春认为,央行数字货币会对现有支付格局产生什么影响,要看央行数字货币在现实中受欢迎到什么程度,在哪些领域或场景更适合使用。实际上,数字货币并不是在需求基础上产生的,这和支付宝不同。虽然中本聪最初的目的是想为网上交易提供一种像现金一样的支付手段,但比特币从产生之初就偏离了这个初心。这之后所有关于数字货币的设想,都是从技术本身推演的。


微信图片_20191210205844.jpg


接受《财经》记者采访的多位人士认为,长远来看,纸币的消失是必然的趋势,至于什么时间能将数字货币整套基础设施完善得与银行支付一样成熟,还需要实践验证。


审核人:

标签: 区块链 加密货币 比特币

觉得不错,给小编个打赏吧

评论
0
0

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查看全部(0)

相关阅读

区块链世界

评论(0

最新快评更多>

推荐阅读 更多>

一亿人的互保梦

一亿人的互保梦

2019-12-15 08:52:15

虚拟货币交易寒冬

虚拟货币交易寒冬

2019-12-12 08:26:45

炒币吗?坐牢那种

炒币吗?坐牢那种

2019-12-11 07:59:49

关注微博

关注荣格财经微信公众号

荣格财经读者11群

加入荣格财经技术交流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