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团长日记第358篇:我炒币,因为我不信命

|王团长区块链日记 2018-11-05 10:13:37 1860 来源:荣格财经
摘要:我炒币,因为我不信命

我炒币,因为我不信命

1.jpg 

王团长区块链日记周末特刊

王团长日记第358

2018/11/4

我炒币,因为我不信命

命运啊 说是注定,

不如说是你忘了在何时做出了选择。

 

-----《塔希里亚故事集》

 

动笔的时候我在听摇滚诗人张楚的《冷暖自知》

 

“在没有方向的风中开始跳舞吧,或者系紧鞋带听远处歌唱”。

 

在那个欲望和麦子一样愤怒生长的年代,我还是个小学生,只能从父辈口中听到一些只言片语。

 

对于儿时的我来说,财富是永远攒不齐的水浒卡,是小霸王游戏机的黄颜色卡带,是那辆深蓝色的山地车。

 

长大后的我走了很多路,去了很多地方,见了很多人,对于财富的理解也渐渐改变,我一度也认为财富就是发财,很有钱,毕竟这代表了多数人的看法。

2.jpg 

炒币,让很多人看到了发财的曙光,一个个造福神话,让积压多年的耿耿于怀开始膨胀,给浮躁和不安插上了翅膀,就这样,光怪陆离的贪婪变得熠熠生辉。

 

如果我们非要给发财梦套上道德的枷锁,那不如归隐山林算了。

 

很多人说二级市场是“八赔一平一赚”,为什么80%的人会赔呢?在我看来是赌性作祟。

 

我见过一些靠赌博也过得不错的人,他们都非常聪明,而且付出了很多时间和金钱的成本,可如若他们把这样的天赋和工作量用在学习和工作上,一定赚的更多。

 

你我原本各安天涯一隅,为了不同的初衷,相聚在币圈这个大赌场中,成为了某些人眼中的赌徒和疯子,但是为了改变命运,我们毅然决然向前冲,不甘现状不信命,无视冷眼与嘲笑,大喝一声: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01

 

“他妈的懂个屁,什么毛线审美,还天天骂老子!”

 

K在一家处于温饱线上的三流互联网公司任职,做平面设计师。

 

他一直忘不了进大学的第一节课,老师讲的一句话:你们来上学,是为了让这个乏味的世界美一点。然而毕业四年了,每天忍受着土老板的奇葩需求和无下限审美,机械地输出着辣眼睛的设计。

 

但是,在北京换工作的代价太高了!

 

“我每天从石景山坐地铁到丰台科技园,要坐半个小时公交车,再倒两趟地铁。我一天24小时,有4个小时都是站在车上,8个小时来画垃圾,再吃喝拉撒睡,一天到晚没有一丁点自己的时间,就连给我妈打个电话都要给自己上个闹钟提醒一下。”

 

K不停地抱怨,可除了抱怨,他还能怎样?

 

3.jpg 

“一个月到手不到8000块钱,房租2200,打电话坐车800块,剩下不到5000块钱在北京能干嘛?毕业四年,我单身四年!操!”

 

对于北漂来说,回家两个字是最期盼的,也是最恐惧的。

 

“我是上个月才开始炒币的。”小K在今年国庆的时候,参加了发小的婚礼,婚宴上同桌的两个人一直在说自己去年赚了多少,今年赔了多少。他简单询问了之后,决定查查看数字货币是什么。

 

“我认为这是个大机会,错过了,我就没什么路可走了。”小K的话里又是希望,又是无奈。

 

他买的币种不多,EOSBTM、还有一些平台币。“我也不知道买什么,别人说哪个跌的惨,我就买哪个,反正大差不差,都跌成狗了,白菜价买了就是赚。”

 

K炒币的原因不言而喻,为了摆脱苦逼的生活现状。

 

“我要求也不高,这14万老婆本儿能翻他娘个十倍八倍!咱不说什么有了钱买下公司再把老板打一顿的淡话,我就想赚点钱,无忧无虑先过上一年。到哪都能坐滴滴,不再挤地铁。”

 

K的言语里,一半是怨气、一半是赌气。

 

数字货币发展到今天,虽然我们一再声称自己是做“价值投资”、“长期投资”,但当每天打开APP看币价的涨涨跌跌继而高抛低吸,或者根据市场行情的变幻继而铤而走险开多开空,嘴巴再犟的人也不得不低头承认——虚拟币投机也是一场赌博。

 

在消息面和技术面都不占优势的时候,普通投机者的盈利期望都是负值,长期做下来必亏无疑。而只有少部分人掌握了一定的技术,能够控制住自己的心态,在少量机会中才能把握住一点点正期望值的机会,于是做到经常亏损,但是长期盈利。

 

显然,小K是竞技场里的“弱势群体”。也就是“韭菜”,虽然知道自己难免被割的命运,他还是愿意放手一搏,说不定单车变摩托。

4.jpg 

我之前一直苦思不得其解的是:为什么人总是明知会输还义无反顾的投入进去,为什么在输了钱以后还愿意追加本金?

 

我们经常会看到一些人参与网络赌博,刚开始只是出于好奇,尝到少许的甜头后便放胆去博,输掉本金后开始骗家人的钱企图赌回本金,结果一发不可收拾。

 

而赌徒这时候怕家人会担忧,将求助的双手伸向各种网贷、高利贷,不出一年,利滚利算下来,就滚成了大雪球。此时,光头金链啤酒肚就每天上门要债,家就这样没了......

 

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

 

究其根源还是在于人无法控制住自己的欲望,一旦理智被情绪绑架,人也就还原成了动物,野蛮而冲动。

 

炒作数字货币无异于赌博,想要在这场数学和智力比拼中获胜,所要付出的精力、承受的精神压力远远大于普通工作,大部分人是吃不了这个苦,也没有这个天赋的。

 

这就是炒币的悖论,想要轻松赚钱而来,却发现这里更苦。

 

好在小K做好了长期投资的准备,短线操作只能赚小钱,佛系持币才能发大财!

 

“就像团长日记里说的那样”。

 

 

 

02

 

像小K这样情况的年轻人,币圈有很多,为了摆脱地铁、外卖和群租房,孤注一掷投钱到数字货币里,每天在群里喊着十倍百倍。

 

同样是个90后,大胜却有着不一样的故事。

 

“我15岁就出来打工了。”大胜是个小胖子,笑起来眼睛都没了。“我做过很多工作,都是底层人干的。”

5.jpg 

出生于江西吉安农村的大胜,14岁前都是在爷爷留下来的祖屋里渡过的,屋子简陋漆黑,屋里家徒四壁,屋外稻香四溢,屋顶白云依依。他好想长大,长大了就可以看看外面的世界。

 

然而外面的世界是吃不饱穿不暖。

 

初中毕业后,大胜就随从同乡坐绿皮火车到了深圳打工,期间做过网管、服务员,去过电子厂、制衣厂……

 

大胜18岁的时候,在某个社交平台上认识了一个姑娘。

 

“当时我在深圳富士康,每天枯燥的很,除了偶尔听到工友跳楼的消息,其他时间特别枯燥。”

6.jpg 

原本想通过谈恋爱来缓解寂寞难耐的处境,没成想,第一次和姑娘认识后,连姑娘的小手都没有牵到,大胜就被卷进了传销窝。

 

初入窝点的大胜像是来到天上人间。

 

“哇靠,那感觉太不一样了。里面的人互相叫老板,大家都是平等的,没有高低贵贱之分,吃住全包,比在厂里打工好太多了!”大胜回忆起来那段传销岁月,至今都眼里放光。

 

大胜经常占便宜,当初参加了一个400块钱双飞的港澳三日游,实际是个强迫购物的旅游团,而他蹭吃蹭喝蹭住蹭玩。带团的大姐实在是气不过,最后一天,所有人下车游玩的时候,就把他关在大巴里,把他饿了一天。

 

“我以前就是这么一个人,有便宜不占王八蛋。”

 

在传销窝里呆了两个月后,组长看他实在拿不出钱,家里确实穷,更发展不出下线,就是天天混饭,只好让他连夜滚蛋了。

 

但这两个月却让他的思想发生了质的改变,那些和他出生一样贫苦的“经理”,凭借头脑、机会、运气短短几年就实现了人生的逆袭。而自己苦逼哈哈打工几年下来鸡毛都没剩!

 

大胜在意识到以前的自己太傻太单纯,好吃懒做贪便宜,于是下定决心即便亏空欠债,有家不能回,也绝不去打工,他说:“打工错的,有几个人打工打出来法拉利的。”

7.jpg 

 

“传销肯定是非法的,但是我知道投机不违法。像我这种没学历又没人际关系的人,不投机怎么发财?”

 

那是2015年前后,擦边球互联网金融盛行,大胜趁机也入场。通过“借贷宝”等资金盘操作,赚了近20万,之后资金盘陆续崩盘,他贷款投资,欠了30万外债。

 

在经历过传销、资金盘等骗局之后,大胜通过MMM了解到比特币,在2017年进入“币圈”,跟着群里的“大佬”玩杠杆,仅仅28天,用五千赚了二十多万,每天提现2-3万,最终赚到120多万。

 

2018年初,包括比特币在内的各种比开始下跌。“我这人又贪财又知足,每天只要赚了,我就提现一部分。这种大跌对我影响并不大,这几个月我一直做空,就赌它越来越低。”

 

大胜笑称自己是币圈的老韭菜,经历过大涨大跌,见识到了钱的力量,他更明确了自己的理念: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这辈子都不会打工。

 

为了保持高压力状态和高节奏的效率,不打工上班的大胜在深圳租了一个小单间,2000月租,再加上吃喝拉撒,每个月5000左右的固定支出。

 

“这样的日子已经很好了,我完全有钱住好点,甚至买套房,但是我要继续逼自己,因为我知道自己的根是什么德行。”

 

每个月5000块钱的机械流水工作和120万的炒币收益相比,大部分人都经不住玫瑰的诱惑,尽管,这束玫瑰花上长满倒刺。像大胜这样的全职炒币客在币圈不算少数,他们押上全部家当,成王败寇。

8.jpg 

在大胜看来,人生不过一句“我赌,我认”。最差的生活我都熬过来了,炒币的煎熬又有什么害怕的呢?

 

大部分人的生活是:我不赌!大部分人的烦恼是:我不认!

 

一些选择,不是为了“之后不后悔”,而是因为“只能这样做”,不是“愿赌服输”,而是“向死而生”。我爱了,我杀了,我爽了,我认了,就这么简单。


03

 

同样不认命的还有老杨,他和小K一样朝九晚五,但不同的是,他还有老婆和儿子。不认命的老杨代表了不认命的一家人。

 

知乎上曾有一条“除了正常上班,怎样利用业余时间赚外快?”的帖子,浏览量在短短一周内达到100+,答题者来自各个阶层,答案五花八门:开滴滴拉活、在小区开托管班、做甜品电商、当家教老师、炒股......

 

如果老杨来回答这个问题,或许答案将会是:炒数字货币。

 

老杨的生活状态其实一直挺稳当。大学毕业后直接考取了老家的税务系统,端上了金饭碗,穿上了黑制服。

 

后来相亲认识了同一个系统的老婆,然后双方凑钱买房买车,两年下来,老杨住在120平的大房子里,开着二手帕萨特送媳妇上班,节假日再来个天目山自驾游,不要太潇洒!

 

幸福也不过如此吧,要啥自行车呢?

 

婚后第三年,儿子的降临打乱了老杨的平静生活。儿子从产房抱出来后老杨的神经就崩紧了。儿子哭了,儿子渴了,儿子饿了,只要儿子有一点点意思表达,180斤的汉子都会从床上弹起来马上行动。

 

所谓的为人父母则刚强,就是心甘情愿被这个小主子驱使着行动,一点不拖拉,一点不犹豫,想到就做吧。

 

为了给儿子更好的生活,原本满足于现状的老杨开始不安分了。“养孩子太费钱了,小屁孩一个,吃的用的比大人还精贵,2岁就要报学习班,现在的教育就是拼爹!”

9.jpg 

老杨爱儿子,老杨希望儿子过的好,过得好就需要很多钱,OK,老杨爱钱!

 

既然需要钱那就赚钱吧。靠着每个月几千的固定工资肯定不行啊,那就另外再找一条生财之道,毕竟两条腿走路更方便些。

 

然后就在机缘巧合之下通过朋友认识了一个比特币爱好者,他建议买一些比特币放着,以后会到1万多,那时候老杨根本不知道BTC,就研究了一下。

 

才发现原来这玩意之前涨到过8000多,后来跌倒800多。

 

“我知道的时候2000左右,然后就注册了火币。那时候的火币只有比特币和莱特币,比特币2000多点,莱特币20多块钱,然后就冲了2万就买了几个。”

 

老杨记得第一次买的时候设置的价格是1990元,买10个,刚好设置的这个价格成交了,随后几天就涨在2400左右,一个币挣了400左右,然后一看这个来钱快呀,没几天就挣了4000块,然后就套现信用卡3张又冲了10万元,这10万元在2400多的时候买了40多个,就等着涨呢!

 

老杨听朋友说会到1万多,于是就每天看好多次,比特币在2400多徘徊了几天后,等来的却是瀑布,瞬间就跌到了2200,他当时一看傻眼了,这炒币快一个月了没挣钱还赔了快1万块,心里就有点急了。

 

好巧不巧,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的老杨刚好看到火币还有杠杆,孤注一掷的老杨没多想借了3倍杠杆,心里感觉还要跌,然后就买的跌。

 

自从加了杠杠之后是吃不好睡不好,每天还有手续费,比特币又感觉半死不活的一直在徘徊,今天涨一点明天跌一点的,就开始胡乱操作了,感觉要涨了,就把买跌的平仓了改买涨,感觉要跌了就又去买跌了,几番操作下来钱没挣到,本金还亏了3万多。

10.jpg 

晚上回家,看到儿子红扑扑的小脸,老杨心里一想这样不行呀,得想想办法。

 

刚好因为炒比特币又加了一些群,有人在群里说元宝网,说币便宜,比特币太贵了,上涨不好涨。于是老杨开始接触元宝网和聚币网,这里面的币五花八门,好多的山寨币,很多币才几哩几分钱,翻个倍应该挺容易。

 

“群里说买储备币,说有外资进来,然后我就看着储备币从5块钱没几天涨到了200多。我心里那个兴奋呀!”

 

贪心不足的老杨心里想着在5块买进就好了,这几天就赚了40倍了,于是就把火币里的8万多提出来,凑个9万转到元宝网了,当时储备币是230,他买了390个,刚买的那天是涨到了240多,一会功夫挣了3900

 

可没想到的是,随后就急转直下,到200,到190,到180,到170,在160的时候刹住车了,他是欲哭无泪呀,随后几天开始回调到190左右。

 

几天时间又亏损了16000,后来群里又说会有资金进入的,年后元宵节的时候会上500的,老杨抱有幻想就一直持有,没过几天又跌到100以下了。

 

“我这时候心里慌了,已经损失一半本金还多了,就看着储备币每天跌,每天跌,拉盘的人呢?怎么还没出现?”

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老杨只能求助于百度。

 

在贴吧里,有人说储蓄币是传销币,因为这个币很多人买了好多,还锁仓,就看着币价一天天跌,贴吧里骂声一片。在60多的时候老杨实在扛不住了,全部卖了,还剩2万多块钱,那时候快过年了,信用卡都需要还了。

 

元宝上的2万多先买了几千块犀牛币,这个币当时1元多,涨了1毛钱就赶紧卖了,结果后来涨到4块多,把老杨后悔的。然后就开始胡乱买,看哪个币顺眼买哪个,结果是买哪个哪个跌,直到把手里的钱折腾成几千块,还剩1个月过年了,看着元宝账户的几千块,心里头真不是个滋味。

 

“最后我想着2015年是猴年,就把最后的几千块钱买了猴币和狗狗币”。

 

结果也是一样,猴币6分钱买的,买了就跌,狗狗币是2,3厘买的,买了也是一直跌,心如死灰的老杨已经完全没心思看行情了。

 

直到过年,大年初一他想着猴币应该会涨,涨到合适价格就卖掉,结果一直跌,后来就没看了,他想着都应该跌没了。

 

直到20171224号老杨再次心血来潮想看下,结果网站都不知道从哪里下载,还好有群,虽然两年都没看也没关注了,当他打开网站的一刹那,一看10多万了,哈哈,一笔财富从天上来呀,他的猴币只值几十块钱了,200多万个狗狗币值10多万了。

11.jpg 

兴奋的老杨当天晚上都没睡着,2017年年底提了5万出来过了个好年,剩下的让它随波逐流吧。

 

现在的老杨白天正常工作,晚上研究虚拟币,不信命的老杨却相信数字货币会继续给他惊喜。

 

 

 

04

 

K、大胜、老杨都不信命,宝哥是个百分百认了命的“怂包”。

 

2017年春节期间,宝哥的朋友圈平均每天都能看到2-3条关于比特币或者区块链的内容。在公司里,同事们每天也会讨论哪个币又涨了,哪位哥们炒币赚了几百万.....

 

面对此情此景,宝哥的内心对此毫无波澜。

12.jpg 

“大师给我算过命,我命里不带偏财。哈哈!”

 

不过也是,在历史上,但凡宝哥参与的所有投机项目都失败了。小到麻将炸金花,大到股票权证,就没有一样是赚钱的。

 

在一次次的失败后,宝哥终于认清了现实,我特么的就得老老实实干活做事,才能换一点辛苦钱,这就是我的命。

 

所以,比特币从诞生到现在,他都没有动过念头去买。身边的熟人从中赚了多少钱,赚了多少个波次,和他没关系,而且确信自己只要进入,就一定会被套牢。

 

“因为,我就是根韭菜。”宝哥斩钉截铁的说。

 

“为什么呢?很多后来进场的人也都赚到钱了啊,比特币是通缩货币,不是零和游戏。”我纳闷的问他。

 

宝哥听后,给我细细讲起他的顾虑。

 

“在一个新兴的场子里,如何确定自己的地位?去找周围有什么韭菜没有。如果一根韭菜都找不到,那么,你自己就是那根韭菜。”

 

在币圈,“韭菜”是炒币者的共同身份。

 

他们说,韭菜一生会被收割三次。韭菜是一种非常奇怪的植物,无论怎么收割,它们总是会顽强地长出来,就像是没有记忆。

 

每次韭菜长出嫩叶来,就会被收割一次,人们喜欢吃鲜嫩的韭菜叶。第三次之后,人们任由韭菜生长,因为需要韭菜结出种子,好在下一年播种。

 

就区块链而言,东哥不认为自己理解了它的技术原理,明白了它的运行机制。区块链今天是记账本,明天是电子钱包,后天是个人网络户头。但仅此而已。

 

“谁特么的知道具体的某个区块链项目是做什么的?有多少可行性?或者知道它是准备真的在市场上运营下去,还是准备打个短线割一波就走?我并不知道,我只知道现在流行谈信仰,只有信仰,不是韭菜是什么呢?”

 

宝哥不信区块链,所以没有做韭菜的资格。

 

生而为人四十余载,宝哥有着丰富的韭菜经验,他经历过对批文的信仰,对铺面的信仰,对大盘的信仰,对楼市的信仰,对食盐的信仰,对板蓝根的信仰,对互联网的信仰。

 

在每一次狂热到来之际,99%的热闹最后都会归于一地鸡毛。

 

历史一次又一次地对人们说:你们猜不到我!只有1%的幸运儿,他们洞见未来,在喧闹中静默地修筑通往未来的道路。

 

在一次又一次的热潮中,宝哥都在努力找寻这1%。遗憾的是,这些人并不喜欢发声,等你最终看见他们的时候,机会早已经过去了。

 

“我得老老实实干活做事,才能换一点辛苦钱,这才是我的命。”

13.jpg 

所以,东哥已经厌倦了每一次随着人潮起立欢呼。

 

所以,他决定静静地坐下来,不见不闻不语。

 

也许以往的每一次,他都因为起立而被人群遮蔽了视线;那么,在这一次,他希望坐在地上,看清楚热闹的跟脚,有的欢呼雀跃,舞动步伐,有的气急败坏,愤怒跺脚。

 

“惟江上之清风,与山间之明月,耳得之而为声,目遇之而成色,取之无禁,用之不竭。”

 

我不知道东哥为什么引用苏东坡被贬谪时感叹人生的词句,或许他经历的更多,只是没有讲出来,自此真的看透了潮起潮落,或许只是在逃避机遇和风险的波涛。

 

 

 

05

 

年轻的时候,接触的世界比较简单,努力与回报的关联度比较高而干扰比较少,所以容易相信“我命由我不由天”。

长大以后,接触的世界越来越复杂,努力与回报的关联度似乎越来越小而干扰越来越大,很多时候,甚至不知道干扰来自何方,努力可能什么都换不回来,而回报也可能与自己的努力关系很小。

 

无奈困惑之下,只能用命来解释。

至于应该如何处理命的问题,其实就是如何看待努力与回报的关系,有句古话叫做“但行好事,莫问前程”就总结得很好了。

 

我们都认可区块链的未来,坚信只要走在这条路上就能通往光明,信命也好,不信命也好,选择都没错。

 

当下的不得志和不如意,都是因为自己不够强大,与其怪罪于命运,我们不如埋头努力。

 

成功多在困苦时,败事起于忘形日,当我们富贵走运的时候,勿忘当年的榨菜泡面和淡泊明志。

 

从古到今,多少英雄豪杰,仁人义士都喊出“我命由我不由天”的箴言。

 

我们认同世间事,的的确确存在时运命理的,但是如果把自己一生的祸福安乐,全部寄托在希望上天垂怜,命途平坦上,那一生还有什么值得期盼的呢?

 

所以我们知命,但不能认命!

 

 

 

转发是对作者的最大鼓励

 

 

 

THE END

以上内容来自王团长周末特刊的第三期征稿,文中人物均已化名,再次感谢所有来稿的粉丝,礼物已经寄出,希望早日到达你的城市~

 

王团长区块链日记马上1岁了,今天开始王团长区块链日记一周年征稿,主题是《王团长,我想对你说?》

 

征集形式:语音或文字皆可

 

投稿邮箱:tougao@wtz123.com

 


审核人:

标签:

觉得不错,给小编个打赏吧

评论
0
0

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查看全部(0)

相关阅读

王团长区块链日记

王团长写的区块链投资日记都在这里

评论(0

最新快评更多>

推荐阅读 更多>

徐小平们还是跑了

徐小平们还是跑了

2018-11-20 15:40:52

关注微博

关注荣格财经微信公众号

荣格财经读者11群

加入荣格财经技术交流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