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传销币老大追杀实录:“我走在大街上,看谁都像坏人”

|江宴 2018-08-17 02:14:18 979 来源:北纬31度
摘要:他的抑郁症病情又加重了,现在的他总是疑神疑鬼,记忆力也越来越差。这一切的发生,都源于今年3月,他误入的一家传销币公司。

深圳七月的夜晚,闷热而潮湿,蚊虫“嗡嗡”的骚扰最令人烦闷。睡在天桥上的张其,恶狠狠的捏死了一只,在自己腿上饱食一通的蚊子。他盯着手上蚊子尸体,又望了望周围的夜,发起了呆。他从没有想到,大学毕业后的自己,能沦落至此。看着天桥上憨憨入睡的其他“流浪汉”,张其想起了那家害自己落魄至此的传销币公司。为了逃避头目的追杀,这样的日子,张其已经熬了整整一周。夜晚,他以过街天桥、桥洞为栖息地;白天不停在大街上游荡,混迹在人群中。


北纬31度了解到,在经历过这场惊吓后,他的抑郁症病情又加重了,现在的他总是疑神疑鬼,记忆力也越来越差。这一切的发生,都源于今年3月,他误入的一家传销币公司。


01、误入传销币公司


今年3月,张其入职了一家区块链公司,地点位于深圳南山科技园。他是运维组组长,每天负责把交易所的故障,及时报告给技术团队。


一个月能拿到2万块,日子过得还凑合。人过30,总是期望着自己能够大干一场,进入新公司的他也不例外。对这份工作,他极为投入,经常加班至深夜,在办公室打个地铺,已是家常便饭。


blob.png


(工作群聊记录)


直到6月的一天,这平静的日子被打破了……这天的早上7点,张其日常加班打地铺,朦胧间听见了脚步声。心里还奇怪,前台小妹怎么比平时早来了1个小时。其实来的是老板(老金)。这次的老金并没有像往常一样,直接进入自己的办公室,而是在外面来回踱步。张其起来一看,平时的“笑面佛”老金完全变了一个人。大汗让老金的光头显得更加发亮,平时笑呵呵的肥脸,此时却成了皱倭瓜。


老金看到张其,也没多说什么,只是交代他,一会人来齐了,把几个中、高层叫到办公室来,大家开个会。


张其直觉公司肯定出了什么大事。


10点多人来齐了,大家一起开会。但在会议室里,老金并没有说太多,只是一再嘱咐,有人问起公司的事儿,一问三不知就行。


隔天下午,张其路过前台的时候,前台小妹正在和几个同事窃窃私语。


张其听了几句,大概了解到,公司上午来了几个便衣检查,老金现在急的火烧屁股眼上了,正让各个负责人销毁文件。


02、公司老板要跑路


回到自己座位,张其的组员围了过来,问他有没有看到有媒体报道公司搞传销币的新闻。“有人黑我们?“张其听到后觉得有些匪夷所思。他连忙追问自己的组员,在哪里看到的报道。组员看他似乎一无所知,连忙把一篇报道转给了张其。张其看完报道后,有些发蒙,他在内心不停找理由,他不敢去相信自己所在的公司居然是个违法的公司。7月刚过,张其突然接到通知,自己被升成了项目经理。张其虽然对公司近来的种种行为感到疑惑,但对公司依然还存留着希望。第二天,老金把他叫到了办公室,座在椅子上的老金一晃一晃的,老金说话的时候始终笑眯眯的。“张其,之后会让你负责另一个项目,你就不用在负责运维工作了。这样,你把交易所后台权限交给小王,你踏踏实实却做新项目。”老金搓了搓自己的脸,眯着眼说道。小王这个人是老金的心腹,跟了老金5年了。把权限交出来的张其,内心有点犯沉,怀疑的石子在他的内心敲出了一串串涟漪。


老金为什么在这个时候让自己交出权限?7月7日上午,当老金再一次把他和几位负责人叫到办公室后。张其终于明白了老金之前一串动作的真正含义——要跑路。“公司要搬到马来西亚,国内现在形势不好,我和小王还有几位高层先走,你们可以做第二波随后。”张其看着正在吞云吐雾的老金,内心却经历着剧烈的地震,那感觉就像自己耕种了半年的田地,要被洪水淹没了。


(三)“叛将”躲到军事区


7月7日晚,张其没有回到自己租的小房间里。而是下班后,背着一个包离开了单位。包里就装了台笔记本电脑。他来到了离单位不太远的人民武装部门口。在离大门不算太远的距离,他找了棵树坐下来。他颤抖的拿出了书包里的电脑,打开手机给自己开了个热点。电脑连上网后,他上了交易所后台,他进入修改交易所后台密码这一页面,敲打了一串密码。在敲字的时候,张其的心脏咚咚咚撞击着他的胸膛,他觉得心都快要被自己吐出来,嘴里直犯恶心。


在打字的过程中,他不时抬起脑袋,看着过往的行人,他总觉得老金的人,似乎在暗处偷偷看着自己。修改密码,关停了老金的交易所后台这事儿,张其现在想起都后怕。张其一直重复着这样一句话,老金把我当傻子耍,很多人都是这样,我要让他们看一看。在北纬31度询问的过程中,张其承认自己在很多事情上特别偏执,有点神经病。


其实这源于3年前,张其经历的一场情感失败,那时落下了抑郁症,很多时候他会走入自己的思维陷阱。“这份工作我比任何人付出的都多,然而到头来告诉我只是一场骗局,我接受不了!”没过多久,公司就有人发现交易所后台密码被修改。


得知这一消息的老金勃然大怒。迅速排查了所有可疑人员,能够操作交易所后台的人并不多。


在张其迟迟不接电话后不久,他发现自己被踢出了单位的工作群。


回想起自己的这番举动,张其认为自己问心无愧,觉得纯属正义之举。“这个传销币公司要把交易所的钱都卷走。”“张其特别像毒蛇,他心愿没有达成,就想搞死所有人,他是个疯子。”然而与他相熟的同事李想告诉北纬31度,张其当初知道公司违法后,就去管老板讹钱,想要500万,对方拒绝后,他就采取了这种报复行为。不过对于同事李想的这种说法,张其予以否认,还不停打听究竟是谁在背后这么说他。04、老板设局追杀事发当晚的凌晨1点左右,张其的手机突然传来滴滴声,他拿起来一看,老金给他发来了一串微信:“我会整死你,给我等着。”在军事区附近熬了一宿的张其,度过了人生中最艰难的夜晚,每当有人走过的时候,他都会心惊胆战。通过黑夜,他会屏住呼吸,去窥探对方的面部表情,查看是否带着哪怕一丝恶意。“老金他们一出现,我就跑到军事区里面。”处于惶恐状态的张其,第二天早上迷迷糊糊的接到了房东的电话,房东让他迅速回家,说自己带人看房开错了门,误开了他的房间,让他回来看看有没有少什么东西。回到家,看着被房东动过的门锁,张其觉得不太对劲,疑心四起。


房东这时正在阳台与人打着电话,眉飞色舞的说着什么。看到这一幕,张其的神经突突直跳,内心警铃大动。趁房东不注意,张其迅速跑下了楼。跑了很久后,张其才在路边停了下来,使劲的喘气。


张其觉得自己那一次自己特别惊险,他觉得老金买通了房东,诱骗他回来,整个事儿后来再想想总觉得太巧了。后来当一切尘埃落定,张其又回到过那个房子,再次见到了那个房东,对方颇为语重心长的叮嘱他,“出门在外一定要小心。”张其为了躲避老板的追杀,在深圳流浪了一周。


深圳湾、宝安、福田的天桥、桥洞成了张其的过夜地。


他从不待在一个固定的地方,也不敢使用自己的身份证,生怕被对方找到。有一天夜里,睡在天桥上的张其,看着身边躺在天桥上的流浪汉,一直在想,自己怎么搞成了这个样子。


blob.png


(天桥上的流浪者)


对于这段日子,让张其印象最深的就是一到晚上,嗡嗡直响的蚊子,捏不完的蚊子总是在耳边叫肆,挑战他的耐性。白天的时候,张其就混迹在人群中,密密麻麻的人,成为了他最好的保护色。在这期间,他去单位附近的派出所报过案。


“我告诉他们,我所在的公司在搞传销币,快要跑路了。对方很不耐烦的听完我的情况,做完笔录就让我走了。”张其一直都没搞明白,为什么这群人能够那么顺利的跑路,没人去抓他们。


尾声:


之后,老金找技术人员恢复了交易所,老金也跑去了马来西亚,彻底消失了。但张其却突发奇想,想去看看这帮人的生活现状。7月15日,在得知前公司的人办理了旅游签证,逃往马来西亚新山后,张其做了一个疯狂的决定。


他计划前往马来西亚新山,看一看他们工作的新地点,日后好举证。他还联系上了之前很要好的同事田丽。他问田丽,为什么选择跟随这种公司一起逃亡时,田丽说出了自己的难处。“我知道他们干的事可能违法,可是现在工作不好找,他们承诺去了马来西亚,包吃包住,工资涨30%。出来打工不就是赚钱的吗?”



blob.png


(田丽与张其的聊天记录)


这些同事的朋友圈的定位,显示在马来西亚新山的乐高乐园。


后记:在7月末第一次奔赴马来西亚新山无果后,张其并没有死心。前天,他突然给我发来了一串微信,表示还想去新山再看一看。他陷入一种恶性循环中,无法与原来的生活彻底划清界限。死里逃生的经历,让他精神恍惚,他会经常陷入与对方搞个鱼死网破的思维幻想中。巴菲特有句投资理念:选对,拿住。而张其从最初就选错了,还一直在错误的路上纠结。或许与魔鬼同行,迟早也会被魔鬼吞噬。


审核人:

标签: 传销币

觉得不错,给小编个打赏吧

评论
0
0

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查看全部(0)

相关阅读

区块链社区

区块链社区,是一个关注各种区块链信息的综合类平台。敬请关注。

  • 文章总数495
  • 粉丝820
  • +订阅
评论(0

最新快评更多>

推荐阅读 更多>

关注微博

关注荣格财经微信公众号

荣格财经读者11群

加入荣格财经技术交流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