局外生存、“女人”和秩序 三点钟区块链“事件”背后的“符号”03

| 2018-03-21 20:22:14 982 来源:荣格财经
摘要:无论如何,威尔逊的《局外生存》这本书再次走进我的视线——书里的第一章所描述的文字,一针见血,同样适用于包括“三点钟”事件在内的“大众情绪性高潮”啊——人们身在其中,又没在其中;欲罢

大众情绪异化的

推波助澜者


无论如何,威尔逊的《局外生存》这本书再次走进我的视线——书里的第一章所描述的文字,一针见血,同样适用于包括“三点钟”事件在内的“大众情绪性高潮”啊——人们身在其中,又没在其中;欲罢不能,又如饥似渴。


左顾右盼,搔首弄姿。无论怎样,人们看似在局内,又恰在局外。见山是山,见水是水,属于常态。最难的是:见山还是山,见水还是水。能向往并做到“见山不是山,见水不是水”就已经是出类拔萃了——形而上和形而下都能兼顾,不失思想,又接地气。


说句不客气的话,广义上的媒介包括“三点钟”在内的微信群,都是大众情绪异化的“推波助澜者”,尽管有思想启蒙之例,也寥寥无几。有人说,区块链媒体大大小小的包括个人自媒体,有万家之数。其实,在老赵看来,又何止这个数字!仅仅线上微信群的数量就不得了。


这些都是情绪营造、传播和相互感染的”媒介“。人们都陷于其中,”大脑“已经被言论和幻想所裹挟——一线生机就是人们生长的国度需明确“政策”,这既遏制无政府主义的危险,又为人们提供阶段性“一盏灯”。


尽管人们的本能可能对“一盏灯”持有某种不满足,但明智的人们不能不认同这样的“共识的达成”需要重复性博弈,期间有各种“阶段性的推进与实验”。


学会妥协与学会争取,同等重要,甚至前者重于后者。只有这样,所谓的“局外生存”才能真正成为“局内生存”,才能使得新知和普惠有“归于大众”的最大可能性。


否则,就是一个旧世界的权威被新世界的权威所替代——就像民国期间的大总统一样,无外乎是前清官僚摇身一变成了民国总统;一个群体的话语体系和话语霸占在新世界里依然是这一群体。


就像老赵上一讲所专门表达的“逗哏、捧哏与扫烟囱者”。当以去中心化之名行中心化之意图,所谓的新世界依然是旧世界。



“秩序为先”恰是

守护自由与公义


无论是翻一翻王安所著的《25年》,还是马立诚所著的《当代中国八种社会思潮》,亦或是亨廷顿等著的《现代化理论与历史经验的再探讨》,都不难发现当代中国之行进是“秩序为先”的——混沌和不确定未来期,“秩序为先”并非是对自由和公义的剥夺与扼杀,反而正是对某种自由和公义的保护。


“秩序为先”就意味着需要有“基本框架何共识”。如此,才有章可循,才有安全边界,才能从混沌到有序,才能从慎行实践到扩大普及。


懂得了这个浅显的历史和其中的道理,也就知道人民日报在2018年“两会”前夕的2月26日整版报道区块链,并通过报道释放出了包括积极在内的“信号”——这是多么的重要信息——与其整日整夜的仰望着“三点钟”,真不如老老实实的阅读学习并琢磨人民日报关于区块链的整版报道还要实际和有用?!


当然,这是老赵对大众说的话。因为,“三点钟”里的精英们,其实比谁都密切关注“官方”的一举一动。他们研读、分析和判断,像猎狗一样,从不轻易放弃嗅出的每一股别样的味道。



“不能与世界脱离”


局外人和局内人的核心差异,就在于“边界”;有了“边界”,自然就产生信息不对称;有了信息不对称,就出现这样的结果:一边成了收割人,一边成了被割的韭菜。其实,没什么好悲催的。


所以,威尔逊才说:无价世界,争取自我。


这是多么痛的领悟啊。


“局外人企图以存在主义来表现自己。他不太关心肉体与灵魂、人类与自然的区别;这些思想会产生逻辑思维和哲学;他对于这两者都排斥。对他来说,唯一重要的区别是存在与虚无。”


对于他们来说,做什么事情似乎都毫无意义,除了盲目、慵懒和“一窝蜂”。他们并不明白自己。他们往往迷失于权威。


改变这一切,所仰赖的并不是众声喧哗,而是“不能与这个世界脱离”。


融合就需要去除边界。没有了“边界”,就可以人人都是“猎狗”——为了声望和金钱,以及其他马斯洛需求。当然,这是有“痛苦门槛的”。这个门槛就是“被经历过”。



“强烈程度的最大值”


……25岁就写出惊世之作的威尔逊,一语看破:“强烈程度的最大值”可能就是人类自我演化的最极限——也就说人们对某种人和事情的关注从最开始的激情和热切,到最后的机械化的关注,“强烈程度的最大值”就形成了。


同理,作为现象的“三点钟”不会持久。而区块链的生命力的持久,则需要技术的不断进步、应用的落地实践以及就像互联网一样给予大众的普惠。这就是所谓的生命周期。


同理,如BAT那样的物种也会消失。银行也会消失。金融的传统变成呆板最后被消失。世界之间的角逐、城市之间的比拼,都会期待在技术创新浪潮下的“强烈程度的最大值”的形成,尽管形成之日或就是消失之日。


同理,币圈必死,链圈必崛起,也就成为必然。这显然与政治体制无关。


这是人性,也是自然法则。


对于链圈而言,币圈是局外人。反之,亦是。所以,才有互怼,才有鄙视,才有爆料不断。




“我必须赚钱”

那副全裸图景啊...


临老赵本文收尾时,抄录《局外生存》第一章的部分内容,相信你可以从中读出很多万千感慨:


乍看上去,局外人是个社会问题。他是个见不得阳光的人。


在车厢外面电车的顶上,坐着一个姑娘。她那微微撩起的连衣裙被风吹得鼓胀起来。但是交通阻塞把我们隔开。电车驶过去了,如梦魇般地消失了。


无论向那边走,街上到处都是连衣裙,它们随风摆动,显得那么轻盈,还有满街的裙子,都是短短的;连衣裙也应该是短短的,但却不短。


在商店又高又窄的镜中我看到自己在走近,脸色苍白,目光呆滞,眼皮低垂。我需要的不是一个女人,而是所有的女人,我追求我周围的女人,一个一个地追求......


这是法国作家巴比塞的小说《地狱》中的一段描述,它深刻地反映了局外人的某些侧面。书中的主人公在巴黎大街上漫步,他的欲望如火。


小说接着写道:


“我跟在一个女人后面,因为她刚才一直在看着我。很快,我们就并肩而行了。我们没有说几句话;她把我带到了她的家里……于是,我就经历了那种千篇一律的场面。就如一阵突如其来的急雨,一会儿就云收雨住了。我又回到人行道上,可心情并不如期望的那么平静。神志一阵模糊,似乎眼前的事物都变了样儿。我看得太深太透了。”



他暗自思忖:他“没有天分,没有什么使命…尽管如此,我渴望得到某种补偿。宗教吗?…他可没兴趣。”而那些哲学的论辩在他看来是毫无意义。它既不能得到验证,更无法证实。真理——在他们看来又意味着什么?


“我必须赚钱。”他注意到他的墙壁高处有一点亮光,那光来自隔壁。他站在床上透过小孔向隔壁窥视:

我看着,我看见了。......隔壁房间向我展示了一幅全裸的图景。



币圈和链圈的世界里,谁或谁们是那个女人?谁或谁们又是局外人?而“三点钟”又是个啥?区块链世界里的那副全裸的图景又是怎样的?


其实,我们都是白丁。秩序为先后,方能大展拳脚。老赵乐观的判断,随着人民日报的整版区块链报道发布,新世界的未来真的来了。


最新的消息是:人民网区块链频道于2月27日正式上线,这距离人民日报整版区块链报道仅仅时隔一天。而此前的素有知识分子聚集阵地之名望的光明日报,更是建言区块链的发展。


既不肆意妄为,也不妄自菲薄,不做“局外生存”,开始走进并参与其中就好了。


这里是荣格财经区块链事件解读版系列。老赵祝您开工大吉,币币大发。


审核人:

标签:

觉得不错,给小编个打赏吧

评论
0
0

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查看全部(0)

相关阅读

老赵

评论(0

荣格财经名家专栏

展示荣格财经专栏名家个人发布的最新、最热区块链资讯文章。

推荐名家 更多>

最新快评更多>

推荐阅读 更多>

关注微博

关注荣格财经微信公众号

荣格财经读者11群

加入荣格财经技术交流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