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识经济学创立者郭善琪答原中国工商银行行长杨凯生之六问区块链 | 思想者四十人论坛

|共识经济学研究会 2018-05-06 08:49:08 1432 来源:荣格财经
摘要:共识经济学(Consenomics)创立者郭善琪对杨博士提出的六个问题(分别称为“杨一问”至“杨六问”)逐一进行详细回答,从而达到绝妄语和断玄词的目的。


1.jpg


郭善琪,共识经济学(Consenomics)创立者,AI与区块链思想布道者,清华大学工商管理硕士,大连海事大学工学士,共识之DAO发起人,链经三人行发起人,区块链思想者40人论坛发起人,共经饭局(Condinth)发起人,2017ITU日内瓦区块链专题会议主旨演讲嘉宾(中国仅有三人参加),第三届中国战略新兴产业高峰论坛区块链分论坛(2018)主席,区块链与一带一路高峰论坛主席,2014APEC亚太金融论坛金融风险分论坛主席,亚太金融理事会(APFC)副秘书长,SoC(Society of Consenomics)主席,UBS(Universal Blockchain Society)主席,UCU(Universal Credit Union)主席,2014中国电子商务峰会互联网金融论坛主旨演讲嘉宾。


2.jpg


杨凯生,武汉大学经济学院毕业,经济学博士,研究员,全国政协委员。1985年进入工行,初始担任工行规划信息部主任,后升任工行深圳分行副行长。后因业绩卓越,再升任工行第四副行长。此外杨还曾任过中国人民银行研究生院硕士生导师、中国人民大学金融与证券研究所学术委员会委员、《经济参考报》(投资)专家顾问理事会常务理事;并兼任工银瑞信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标准银行集团有限公司(SBG)副董事长、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第十七届委员会顾问。1999年华融资产管理公司成立,时年10月,杨从工行调任华融总裁,同时兼任工行党委成员。2004年9月10日出任工行常务副行长兼党委副书记,后任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行长、副董事长、党委副书记。2014年3月3日,中国银监会聘请杨凯生为特邀顾问,这是银监会首次聘请国内银行专家为特邀顾问。2018年4月27日,清华大学成立区块链金融研究中心,杨凯生出任联席理事长。


4月25日,原中国工商银行行长杨凯生博士(以下简称杨博士)在“清华大学区块链应用于投资论坛”上表示,“对区块链知之不多,了解甚少,这几年一直在旁边看,一直在旁边想,但是真正的还没有搞明白”,在该论坛上,杨博士就区块链及其应用提了六个问题,杨博士“觉得现在对于区块链是否有一种越说越玄乎,越说越让人听不明白的趋向。”



3.jpg



首先为杨博士点赞,正如人民大学副校长吴晓求教授一样,承认自己的无知需要一种大智慧和大勇气,子曰:“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


为了正本清源,共识经济学(Consenomics)创立者郭善琪对杨博士提出的六个问题(分别称为“杨一问”至“杨六问”)逐一进行详细回答,从而达到绝妄语和断玄词的目的。



4.jpg


01


杨凯生:区块链点对点之间的交易记账速度,和原来的记账体系统相比究竟是快了,还是慢了?


5.jpg


郭善琪:杨博士提到的这个交易记账速度问题,专业的说法叫做TPS,即,Transaction Per Second,每秒钟交易数量,也就是所谓的交易速度。


本着事实就是的精神去观察,截止2018年4月25日杨博士发表演讲之时,区块链并不是在所有领域都体现出效率高和成本低的优势,至少杨博士所谈及的TPS指标上,区块链与现有中心化信息处理系统(包括银行信息处理系统在内)相比而言,貌似是没有优势的。


杨一问,表面看来是说区块链的TPS指标差,实际上是说区块链的效率低、成本高。


然而,至少有三个问题,杨博士可能没有考虑到:


第一,为了高TPS指标而建立的庞大的服务器集群与复杂的中心化信息处理系统以及为此系统的建设、维护与更新所投入的人力、物力和各种资源,难道不是金融消费者为了高TPS体验而必须付出的成本吗?难道金融机构最终不是把这些成本都摊销到消费者身上去了吗?只是这个过程相对隐蔽,一般人不易觉察而已。不过,“羊毛出在羊身上”,这个道理再通俗不过。


第二,在跨境支付场景下,现有的金融交易处理系统,一笔交易需要几天才能完成,但是,应用区块链之后,数小时之内即可完成跨境支付,其效率提高了何止10倍?


第三,对于一个没有在金融机构(譬如银行)建立过信用记录的金融消费者(特别是中小微企业及没有银行贷款记录的个人),想要获得金融机构提供的服务,其付出的成本(沟通成本、建立信用记录的成本等)之高是无法想象的,甚至在付出高成本之后并不能获得服务,对于金融机构(特别是银行)而言,其服务逻辑是,“你越没有钱,就越不借钱给你;你越有钱,就非得借钱给你”。在这种服务逻辑的背后是其风险控制逻辑,对没有信用记录或者信用记录较低的消费提供服务,金融机构需要付出的成本太大以至于其无法获益,因此,从商业逻辑除非,不为这类消费者提供服务也就成了金融机构的理性选择。


实际上许多的欠发达国家和地区,从现有金融机构的视角出发,为这些地区提供金融服务需要付出的成本太大,而可能的收益基本无法覆盖成本,因此,很多大型的金融机构不愿意在这些地区设立分支机构。世界银行某专家表示,为了给这些地区提供金融支持,世界银行不得不考虑应用区块链技术来解决这个问题。


局部不代表整体,个别指标参数差不代表整体指标差,因此,说区块链目前的TPS指标比较低是正确的,但是,这不能就说区块链效率低和成本高。


02


杨凯生:除了联盟网之外,有一些项目是需要全网播报的,大量外化的一些计算机设备,让它们来介入,共同运行,究竟是提高的效率,还是造成了更多无谓的能源消耗,乃至环境的损害?


1525429997860673.jpg


郭善琪:杨二问,实际上是说采用POW算法的比特币区块链系统的“挖矿”行为造成了“无谓的能源消耗,乃至环境的损害”。


实事求是地说,杨博士所说的问题,客观存在。这是所谓的“外部性”,又称为溢出效应、外部影响、外差效应或外部效应、外部经济,指一个人或一群人的行动和决策使另一个人或一群人受损或受益的情况。


准确的说,经济外部性是经济主体(包括厂商或个人)的经济活动对他人和社会造成的非市场化的影响,即社会成员(包括组织和个人)从事经济活动时其成本与后果不完全由该行为人承担。


经济外部性分为正外部性 (positive externality) 和负外部性(negative externality)。正外部性是某个经济行为个体的活动使他人或社会受益,而受益者无须花费代价,负外部性是某个经济行为个体的活动使他人或社会受损,而造成负外部性的人却没有为此承担成本。


杨博士所说的“挖矿”行为造成了“无谓的能源消耗,乃至环境的损害”,本质上是一种负外部性(negative externality)。


实际上,在任何经济活动中,当外部效应出现时,一般无法通过市场机制的自发调节以达到社会资源有效配置的目的,这是公共管理机构(ZF)应当承担的责任,公共管理机构(ZF)可以通过补贴或直接的公共部门的生产来推进外部正效应的产出,当然也可以通过直接管制来限制或遏制外部负效应的产出。


03


杨凯生:区块链系统和法定货币系统连接起来,怎么能够实现,由此带来的成本是多高?


7.jpg


郭善琪:杨三问实际上包括了两个小问题:


(1)如何实现数字通证与法定货币兑换?


(2)数字通证与法定货币兑换的成本是多少?


对于杨三问的第一个小问题,目下众多的数字通证交易所已经提供了实际的解决方案,尽管还存在着这样或者那样的问题,但是,无论如何,已经实现了数字通证与法定货币的兑换问题,具体的技术细节这里不去讨论。


对于杨三问的第二个小问题,对于金融消费者或者投资人而言,所需要支出的成本主要是制度成本或者是由于制度原因而不得不付出的成本。如果世界各国之间不存在制度差异,那么,金融消费者或者投资人在实现数字通证与法定货币兑换时的成本几乎为零。


04


杨凯生:寄希望于通过一种技术,来实现人类社会制度的变革,这种想法是不是有些简单了?


8.jpg


郭善琪:杨四问的核心在于要将区块链限制在技术范畴或技术领域内,是一种典型的“中学为体,西学为用”思维,关于这一点,国家信息中心朱幼平研究员指出,“区块链不仅仅是技术革命,更是认知革命”。


毫无疑问,区块链正在改变现有的经济制度,根据共识经济学(Consenomics)理论,制度是一系列契约集合体,契约的基础是共识,自2008年9月15日雷曼兄弟宣告破产以后,作为当代经济体系中的共识基础,第三方机构公信力(PBC, Power based on puBlic Confidence)受到了严重的挑战,并正在走向衰亡。自2008年11月1日中本聪那篇经典论文发表以来(特别是2009年1月3日比特币诞生以来),人类社会的经济体系的共识基础正在迈向共信力(PVC, Power based on priVate Confidence)。


事实上,区块链正在改变现有经济体系中有三个基本制度:


首先,区块链正在改变现有的财务制度。当代经济体系中,财务制度的核心是记账,目前的记账技术是十四世纪以来就一直应用的复式记账,它正在被分布式记账逐步取代,或者说侵蚀。这是区块链对财务制度的革命。


其次,区块链正在改变现有的公司组织制度。当代经济体系中最活跃的组织是公司,公司制度不是自古就有的,它是十六世纪欧洲的荷兰人所发明,最早的是东印度公司。当代经济体系中,最活跃的一个基本单元组织就是公司,但这种公司制度正在向分布式自治组织(DAO)的方向演进。这是区块链对组织制度的革命。


第三,区块链正在改变现有的资金筹集制度。当代经济体系当中,企业直接筹集资金主要有两种渠道:股权融资和债权融资。而更多的时候是间接融资,从银行贷款,很多的中小企业是不符合银行贷款条件的,银行的基本逻辑是,你越没钱,它越不借给你,你越有钱,它越要借给你。实际上更多的企业是通过股权融资渠道来筹集资金,IPO是其中一个重要的基本制度安排。


目前IPO正在被爱西欧,或者我更愿意称之为ITO(Initial Token Offering)侵蚀或者说是取代。相比传统的资金筹集制度IPO,爱西欧/ITO有很多优势,它没有中间机构、中间服务商如财务顾问等,它的资金筹集速度和规模相当之快。


4月初美国的纽交所直接批准了某一企业直接上市,中间没有经过投行、财务顾问公司,这和爱西欧/ITO做法基本一致。这也可以看成是美国的交易所,在爱西欧/ITO的刺激之下,做了一个制度创新。


前两天,纳斯达克表示,要在10月份开始把数字资产纳入交易范围,换言之,纳斯达克要成为一个数字资产交易所,或者说是一个数字通证交易所。


财务制度、组织制度和资金筹集制度在区块链的影响之下正在发生着不可逆的改变,这难道不是对经济制度的变革吗?这难道不是社会制度的变革吗?


所有的变革都不会是一蹴而就的,需要一个过程,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罗马也不是一天就可以建成的。


05


杨凯生:人们对区块链的金融功能,可能在洗钱、恐怖活动融资和毒品类交易中所起到的作用是担心,或者是疑虑,是不是完全多余的?我觉得这也是需要想的问题。


9.jpg


郭善琪:杨五问的核心是怀疑工具中性。事实上,所有的工具都是中性的,不能说某人使用工具做了坏事,就说这个工具是邪恶的。


所有的洗钱、恐怖活动融资和毒品交易中,法定货币也是可能使用的,我们是不是需要对法定货币产生疑虑呢?


一个人可以用刀去切菜做法,也可能拿着刀去杀人。但是,不能因为某人用刀杀人,就对刀的正常用途产生疑虑吧?


06


杨凯生:区块链现在真正应用场景究竟有多少?


90.jpg


郭善琪:杨六问是个好问题,是所有的技术创新和商业模式创新者都必须考虑的问题。


区块链不是神,也不是魔,区块链是一只鸟,这只鸟有一体两翼,一体是共识,两翼是账本(分布式)和通证(Token),全面准确地理解区块链是找到真正应用场景的前提。


审核人:

标签: 共识经济学 区块链

觉得不错,给小编个打赏吧

评论
0
0

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查看全部(0)

相关阅读

荣格观点

全球全时区全形态区块链媒体,以新知,普惠为使命,为人们推开新世界大门。

评论(0

荣格财经名家专栏

展示荣格财经专栏名家个人发布的最新、最热区块链资讯文章。

推荐名家 更多>

最新快评更多>

推荐阅读 更多>

关注微博

关注荣格财经微信公众号

荣格财经读者11群

加入荣格财经技术交流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