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金海南旧与新:首个自贸区的“洋浦模式”与30年后的“满城尽黄金”

|老赵 2018-05-02 10:42:11 1193 来源: 荣格财经
摘要:这一年的1月19日,一个名叫陈锡添的人在后来轰动全国的文章《东方风来满眼春》中用“一月的鹏城,花木葱笼,春意荡漾”来形容当时的深圳。实际上,那天的深圳,天空阴着,没有太阳,也没有什

1992年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


这一年的1月19日,一个名叫陈锡添的人在后来轰动全国的文章《东方风来满眼春》中用“一月的鹏城,花木葱笼,春意荡漾”来形容当时的深圳。实际上,那天的深圳,天空阴着,没有太阳,也没有什么风。这天是一年节气中的“大寒”,空气有点冷。虽然是这样的天气,虽然还是星期天,但上午8点,广东省委各级官员就早早地在火车站台等待着,约莫一个小时的时间,一列火车缓缓进了站,停住,车门打开,一代伟人邓小平出现在人们的面前,便开始了他的南巡故事。由此也有了后来的“一个春天的故事”。


那时的中国,正是“左倾”的思潮开始泛滥的时候,人心惶惶:中国将何去何从。而邓小平的南巡和一系列的讲话让人们心头上的疑云一下子跑到了九霄云外,保障了改革开放的火车头继续前进。邓小平斩钉截铁地说:“改革开放胆子要大一些,敢于试验,不能像小脚女人一样,看准了的,就大胆地试,大胆地闯。没有一点闯的精神,没有一点’冒’的精神,没有一股气呀、劲呀,就走不出一条好路,走不出一条新路,就干不出新的事业。不冒点险,办什么事情都有百分之百的把握,万无一失,谁敢说这样的话?”


邓小平的讲话一石激起千层浪,立即在党内外、国内外引起了巨大的反响。“1992年邓小平的南方谈话,则是标志着新时期的历史发展进入新阶段的、解放思想的宣言书”,人们如是评价,并欢欣鼓舞。


这一年2月28日,中央将“南方谈话”以中共中央1992年2号文件的名义向全党下发和传达;3月,中央政治局召开全体会议,讨论“南方谈话”精神,并就改革开放做部署;4月25日,田纪云到中央党校对省部级学员发表关于要求大胆推进改革开放的讲话;5月21日,上海股市交易价格限制全部取消,归由市场引导……


1992年成了思想解放年,也成了实实在在的改革开放年。就在这一年,处于中国“天涯海角”的海南已经建省几近三年。


从1992年倒推8年,小平同志亲自行走在珠江两岸,并说:“深圳的发展和经验证明,我们建立经济特区的政策是正确的。”


小平同志的这句话彻底消除了人们对是否办特区的疑虑。


同样,针对海南,小平同志说:“如果用20年的时间把海南的经济发展到台湾的水平,就是很大的胜利”,此言当时被作为中央精神向下传达。


12.jpg


当时,国务院批转过一个文件:《加快海南岛开发建设问题讨论纪要》,其中指出:“海南行政区可以根据需要,批准进口工农业生产资料,用于生产建设;可以使用地方留成外汇,进口若干海南市场短缺的消费品。”同时明文规定“上列进出口物资和商品只限于海南行政区内使用和销售,不得向行政区外转销。”


时任海南行政区党委书记、公署主任雷宇“激动得夜不能寐”。


为了又快又多地利用政策,完成原始积累,雷宇和他的部属们选择性地忽略了后条不得转销的规定,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进口1.3万辆转卖到内地,赚两个亿就行了”。


仅仅半年,海南岛便出现了872家公司,个个直奔汽车而去。甚至部队也参与了运车出岛的大行动,海军动用军舰,以调防名义,把汽车全部换上军用车牌,到湛江卸船后,把军用车牌拆下,拿回海南继续运第二批。事后清查,这半年里,海南一共签了8.9万辆汽车进口的放行批文,对外订货7万多辆。


而当国务院派驻调查组前来了解情况时,雷宇给出的说明是这样的:“一、海南进口的所有汽车,都是在岛内销售的。二、目前已经到货的车,不足1.5万辆。三、海南对进口物资的管理,十分严格,一律不准出岛,违者要受处分。”


直到1985年初,当规模达105人的庞大调查组进驻海南后发现,在一年时间里,海南非法高价从全国21个省市、及中央15个单位炒买外汇5.7亿美元,各公司用于进口的贷款累计42.1亿元,比1984年海南工农业总产值还多10亿元。


然而作为一个颇具知名度的地方主官,社会对雷宇本人的评价却是复杂的,他为人清廉、正直,在任职期间,努力于肃清文革后遗症,并且对于人民来信事必躬亲,仅在任三年便亲手批复人民来信5000余封,他在大量的群众来信、文件审批中已经累到需要别人帮忙扶着胳膊进行签批。


而在席卷整个东南部的汽车倒卖潮中,他本人却并未受贿一分钱,财经作家吴晓波将其称为“创造性破坏”。然而,很难定义其为创造性破坏,还是破坏性创造,如果没有采用这种“破坏性”的行为,在原有框架内搞改革,在海南岛搞一场“杯中风暴”,很难说能有多大起色。也许我们只能说雷宇是一个“不安分”的主官。


在小平同志对海南作出期望性指示的同年,中共中央书记处和国务院联合召开沿海部分城市座谈会,会议建议进一步开放由北向南14个沿海港口城市,作为中国实行对外开放的一个新的重要步骤。


“对于海南岛的建设,中央十分关心,在座谈会中讨论了进一步搞好海南岛开发建设的问题。”一位海南岛综合开发计划的亲历者回忆称,当时海南行政区政府主要负责同志曾提出,通过国家有关部门,为海南岛开发建设编写一个全面的调查报告。


而在小平同志亲自提议,国家计委、国土局的几番搜寻下,日本一个名为国际协力事业团的组织进入了国人视野,该组织对发展中国家发展社会经济有一定经验。恰逢在1984年左右,中日关系正进入恢复邦交以来的“蜜月期”,两国在科技、文化领域的交流迅速增多。


《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南岛综合开发计划》项目便在这种形势下问世了。海南岛综合开发计划调查是在1986年3月正式开始的,5月着手提交所需调查结果的报告书;1986年10月,递交了第一次现地报告书,该报告在地域开发潜力评价基础上,为设想开发的方向和目标提出了具体方案;1987年2月,递交了中间报告书,提出为达到整体目标,各部门的开发策略等问题。为综合开发计划所进行的调查,是一次跨国界、跨专业的前所未有的合作。


这个务实而反映了国际最新经验的海南岛综合开发计划,是海南30年前编制“三规合一”发展规划的首次探索尝试。它对海南建省办特区后的开发建设发挥了很好的基础性指导作用,以后的不少规划均是以它为基础编制出来的。而且,不少近年才碰到的“新问题”,如海口三亚必须建设专门的绕城高速公路,随着洋浦港与工业项目的开发必须及时进行洋浦新城的建设,反映了客观规律的综合开发计划当年就已十分明确地提出来了。



13.jpg


历史上的1988年,海南成为我国第31个省级行政区、第一个特区省,成为人尽皆知的璀璨“宝岛”,也开始为开发商趋之若鹜,从那时开始,海南“热浪滚滚”。


海口,这个原本人口不到23万、总面积不足30平方公里的海滨小城一跃成为中国最大经济特区的首府,也成为了全国各地淘金者的“理想国”。用潘石屹的话说,1989年他坐船来到海南时还是黑蒙蒙一片,第二天醒来,发现一夜之间,岛上已经涌进了15万人。


1991年11月23日,国务院发布《关于全面推进城镇住房制度改革的意见》,1992年初,邓小平发表南巡讲话,随后,中央向全国传达了《学习邓小平同志重要讲话的通知》,提出加快住房制度改革步伐。全国各地数千亿资金蜂拥扑向海口、广西北海等南方沿海城市。一时间,该地区房地产价格扶摇直上。这是中国改革开放之后有记录的第一次房地产热。


与海南建省一起为人所知的还有名噪全国的“洋浦模式”。建省2个月后,海南宣布要选出一两个地方成立自由港,实现“境内关外”的管理模式并引进外商。当时选定的地方就是位于海南西北部的洋浦。这是一个三面环海的半岛,总人口约2.5万人,利于封闭式管理。洋浦具有天然深水港湾,又临近中东石油运输的主要海上通道,十分适宜建设发展大型出口工业基地,而且,当时区内荒地约占70%,土地贫瘠,即便开发失败也不会付出重大成本。


熊谷组(香港)有限公司总经理于元平抱着极高的热情带人考察,并承诺联合日本三井物产、东京银行以及住友等财阀共同投资上千亿港元开发杨浦29平方公里的土地。开发理念是吸收外资进行成片土地开发,公用设施建设全部采用外资,再由开发企业招商进行工业项目建设,投资风险完全由外方承担。作为让利条件,海南省拟定洋浦开发区30平方公里的土地使用权一次性有偿出让给开发企业,期限70年,出让价格每亩人民币2000元。熊谷组承诺用15年左右将洋浦开发区建设成一个“公用设施完善,以外向型工业和出口加工业为主的综合性对外开放经济区”。


设想中的洋浦开发区将由海关实施全封闭式管理,外国人凭借护照能够自由进出,国内人员进出等同于“出国”,需要持有海南省公安机关核发的“开发区特许证”,类似现在的港澳通行证。在司法方面,30平方公里的洋浦开发区将建立两级法院和检察院,这一创举迄今还没有第二例。


除去“境内关外”的海关监管模式,洋浦最吸引眼球的是税收政策,企业所得税和其他开发区一样为15%,不同类型的企业还有一定年限的免税或者半税待遇,企业自用设备、机械、零配件等均享受免关税待遇。


此外,允许商家保留现汇并自由汇往区外和境外,引入新加坡裕廊工业园的行政管理模式,推行“主办制”,实现真正的“小政府”。后人将这些史无前例,甚至至今也无来者的设想称为“洋浦模式”。


然而,正当这一计划准备在1989年的全国“两会”期间公布时,一份由五位政协委员推出的“洋浦调查报告”如惊天炸雷一般,响彻海南政界。这份报告指责洋浦开发区的开发协议中,收购价格过低,承包面积过大,使用期限过长,是“新租界”;指责海南“八年抗战打跑了日本鬼子,和平年代却拱手相让大片国土,典型的卖国”。


与此同时,国内外的一些报刊也发表文章,斥责洋浦模式是“卖国行为”,认为是“新国耻”;一些大城市受这些舆论影响的大学生,打着“还我海南”、“严惩卖国贼”等标语牌上街游行。一时间闹得沸沸扬扬。这就是轰动中外的“洋浦风波”。


时任省政府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的海南著名学者廖逊认为,“洋浦风波”的发生原因是多样的。当时在全国范围内,已经提出了以开放促改革。国门虽然打开了,但很多人的思想并未改变。以特区建设为例,深圳搞特区建设的时候,有人批评说是资本主义,洋浦办开发区,有人批评说是“新租界”。


“这说明当时很多人的思想比较僵化,没有真正理解邓小平改革开放精神,也没有真正理解当时中国国情和世界经济发展的趋势。”


尽管邓小平及时批示“我最近了解情况后,认为海南省委的决策是正确的,机会难得,不宜拖延,但须向党外不同意者说清楚。手续要迅速周全。”但由于所涉问题过于敏感,洋浦开发的审批依然延迟了三年,1992年通过之时,邓小平已经第二次南巡,沿海经济特区全面开放,洋浦所面临的局面已经物是人非了。


1993年9月9日,洋浦封关,由于前期批文久久难下且已涉及到政治敏感问题,日商选择退出,港方只能以卖地迅速筹集资金,然而又恰巧赶上房地产泡沫破裂,洋浦的地产开发模式很快受挫,而当中央给予第二次照顾时,恰又赶上了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洋浦土地开发公司的股东几经易主,最终于2005年被政府回购,转回传统意义上的政府管理开发,“小香港”模式最终落下帷幕。


一位洋浦退休官员总结洋浦模式为“生不逢时,命途多舛”,“1989年因为’洋浦风波’而错过发展机遇;1992年起步,3年时间基本完成基础建设,迎头撞上治理整顿和房地产泡沫;1996年转身重启,却又遭遇东南亚金融危机。”


尽管如此,作为我国第一个自贸区的设想与雏形,“洋浦模式”的超前意识与沉痛教训至今仍有借鉴和参考价值。


14.jpg


在海南建省前后的十五年中,一些或显赫、或振奋、或悲壮的名字在全国鹊起,如今的地产大亨王石、以及包括潘石屹、冯仑、王功权在内的“万通六君子”正是在这次房地产泡沫中掘到了自己的第一桶金,与他们同为人所知的还有卖白糖创汇4亿起家的张兴民;也有一批人物或昙花一现,或下场凄凄,如海南省第一家上市的新能源企业琼能源创始人陈宇光,先“倒车”后“倒房”的冼笃信,给冼笃信开车后成为“海南四大天王”的郑先平,因非法集资殒命的沈太福等等。


改革开放后躁动的前二十年,上有特殊政策、地处东南沿海、下有人才涌入让海南这个穷僻的小岛天时地利人和齐集,走私汽车、房地产热潮、项目的转移交易让一些“先知先觉者”尝到了挣大钱、挣快钱的甜头,但同时却助长了忽视实业,依靠投机钻营获利的风气。很难说是英雄造就了时势,还是时势成就了英雄。


除了这些后来被成为带有“原罪”,打着擦边球致富的企业家的崛起,甚至有一些明目张胆的黑恶人物横行一时。如当时震动全国的第一个农村黑恶势力:王英汉为首的澄迈“南霸天”,自称“天下第一杀手”的刘进荣等。


彼时的海南,是全国改革开放环境下最极端、最浓缩的反映,被压抑已久的对财富的欲望通过各种各样合理不合理的渠道宣泄出来,为我国整体的发展提供了经验,也贡献了教训。


时隔几十年后的2018年4月13日,海南建省办经济特区30周年纪念日当天,党和国家领导人明确支持海南全岛建设自由贸易试验区,支持海南逐步探索、稳步推进中国特色自由贸易港建设,分步骤、分阶段建立自由贸易港政策和制度体系。这是前所未有的大开放、大试验。这一举措被视为海南发展新的重大机遇,世界瞩目。


这被看作是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周年之后的又一次睿智而伟大的开放革命。


而关于自由贸易港建设的表述是分步骤、分阶段建立自由贸易港政策和制度体系。至于海南从自贸区到自由贸易港的时间表,《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支持海南全面深化改革开放的指导意见》也指出,2025年,自由贸易港制度初步建立,营商环境达到国内一流水平;2035年,自由贸易港的制度体系和运作模式更加成熟,营商环境跻身全球前列。


让人兴奋的是,自贸港将是全面开放新高地。既然是高地,那么必须有别于其他地区的平台才能实现效果。对于自贸港的探索,是未来5~10年全球营商环境最好的开放高地,也是未来20~50年中国改革开放的新领域,作为全球开放水平最高的区域,需要在市场准入、金融制度、税收等方面做出一系列特殊的政策安排。


正如在有关专家看来,前三十年,海南主要依靠本地搞特区建设,经贸、金融、科技、教育还没进入改革主流,主要做了养老、房地产,现在的意义则不同。围绕探索建设中国特色自由贸易港,海南的产业定位极为清晰:不以转口贸易和加工制造为重点,而以发展旅游业、现代服务业和高新技术产业为主导。


迟福林,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在接受央视采访时,甚至激动的一度哽咽流泪。他说,全场激动万分。


海南所有的最新的开放事实和走向表明,2018年中国超出国际社会预期的开放措施中最重要的一环,已经落地启动。


继1988年建省设立特区之后,海南的又一次“大开放的时刻”来了。


随之而来的,则是区块链产业园的确立之声。还有火币中国总部要安家在海南的消息。看似“满城尽黄金”,只不过这一次,海南真能把握住新的历史契机吗?(本文经《1992年:海南故事》原创作品作者授权发布。严禁未经许可授权下的各种转载。侵权必究。)


审核人:

标签: 荣格财经 老赵

觉得不错,给小编个打赏吧

评论
0
1

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查看全部(1)

138****2176

05-02 10:44:59 回复

相关阅读

老赵

评论(1

荣格财经名家专栏

展示荣格财经专栏名家个人发布的最新、最热区块链资讯文章。

推荐名家 更多>

最新快评更多>

推荐阅读 更多>

关注微博

关注荣格财经微信公众号

荣格财经读者11群

加入荣格财经技术交流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