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发十万言区块链史:比特币无罪与平行世界诞生的时刻 | 荣格财经课堂

|老赵 2018-04-30 08:50:03 1187 来源:荣格财经
摘要:荣格财经始终以新知,普惠为理念和价值观,以区块链经济人为内容定位,与思想者一同陪跑,不唯上,不唯众,不唯书,努力为区块链新世界注入一湾清水、一池思想、一种清明,与人们一起推开新世界

编者按

荣格财经始终以新知,普惠为理念和价值观,以区块链经济人为内容定位,与思想者一同陪跑,不唯上,不唯众,不唯书,努力为区块链新世界注入一湾清水、一池思想、一种清明,与人们一起推开新世界的大门。


基于此,荣格财经牵头发起成立了思想者四十人论坛,并推出了“思想者谈”、“链经三人行”等系列品质内容,以及“正本清源”、“大话区块链”、“爆解白皮书”、“区块链100人”等真正财经内容,深获关注与好评。


同时,荣格财经积极打造智库书面成果系列。由荣格财经发起人、总编辑老赵撰写著作的《第三次秩序革命:区块链的终极命运、新世界体系与个体的繁荣》书面成果,已经正式首发。


这也是荣格财经思想智库的第一部。该书面成果是区块链领域里首部以政治思想史和人文社会学的维度和视角来思辨区块链的思想之作,这也是目前区块链领域的首创。


荣格财经编发由发起人、总编辑老赵再次倾力原创撰写的《区块链史:比特币无罪与平行世界诞生的时刻》内容系列。拟定每周一期,以飨读者。也欢迎随时留言互动。更多精彩,请点击原文阅读。


1.jpg


世界裂开了缝儿与钻进来的比特币


1)世界又开始像僵尸一样,政治家们却不知所措


谁都没有想到,2008年11月1日凌晨两点多的一封邮件——题为“Bitcoin P2P e-cash paper”(比特币P2P电子现金论文),最终搅动了整个世界。


肇始于这一年的美国次贷危机引发了新的全球性金融危机,并在此后的多年时间里,世界经济开始一蹶不振,就连一直傲娇的中国速度也出现了放缓和下行…继上个世纪30年代的美国大萧条之后,新的世界经济大萧条不可避免的发生了。


世界又开始像僵尸一样,政治家们却不知所措。各个国家的财政大臣们如热锅上的蚂蚁,试图通过各种手段拯救本国经济于危难之间。即使多国中央银行多次向金融市场注入巨额资金,也无法阻止这场金融危机的爆发。直到2008年9月9日,这场金融危机开始失控,并导致多个相当大型的金融机构倒闭或被政府接管,惨不忍睹。


“全球一体化创造出脆弱和紧扣的经济,表面上出现不反覆的情况及呈现十分稳定的景象。换言之,它使灾难性的黑天鹅理论(意指不可能的事情)出现,而我们却从未在全球崩溃的威胁下生活过。金融机构不断的进行整并而成为少数几间的超大型银行,几乎所有的银行都是互相连结的。因此整个金融体系膨胀成一个由这些巨大、相互依存、叠屋架床的银行所组成的生态,一旦其中一个倒下,全部都会垮掉。银行间越趋剧烈的整并似乎有降低金融危机的可能性,然而一旦发生了,这个危机会变成全球规模性,并且伤害我们至深。过去的多样化生态是由众多小型银行组成,分别拥有各自的借贷政策,而现在所有的金融机构互相摹仿彼此的政策使得整个环境同质性越来越高。确实,失败的机率降低了,但一旦失败发生.....结果令我不敢想象。”《黑天鹅效应》的作者在书里这样写道。


由于金融危机愈演愈烈,一筹莫展的美联储在第二年的3月18日宣布将在未来几个月内收购3000亿美元的长期美国国债和最多1.25兆美元房利美与房地美发行的抵押贷款支持证券,即所谓的“量化宽松”货币政策。“美联储的真正家底是8200吨黄金储备,但即使将其全部抛售也仅值2700亿美元左右,连此次购买长期国债的钱都不够。” 各界纷纷评论指出美联储正在开印钞机救市,而这将导致美元的通货膨胀。


某个中东地区的国家总统愤懑地表示:“他们得到了我们的石油,却给了我们一钱不值的废纸(美元)。”为了因应美元贬值将带来的经济危机,这个国家甚至建议OPEC可以考虑自己推出新货币,包括成立经济合作发展组织和贸易银行。


不管怎样,2008年这一年对于美国以及世界来说,都是非常灰暗的一个年度。在这一年里,危机肆虐:2008年环球股灾,贝尔斯登被接管,美联储接管房利美和房贷美,流动性危机,美国国际集团陷入财困,美林证券被美国银行收购,雷曼兄弟申请破产保护,华盛顿互惠宣布破产并被美联储接管后售予摩根大通,冰岛濒临破产、三大银行被接管,宣布以134亿美金紧急纾困即将濒临倒闭的通用、福特、克莱斯勒等三大车厂...而在此后的几年时间里,金融海啸席卷到更多的国家。


“二战”以后建立的世界金融秩序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大混乱和大萧条。


同样在这个年度里,中国也是多灾多难:初春遭遇罕见雪灾,汶川大地震,三鹿奶粉事件全面爆发...中国经济也随之开始进入一个新常态。


世界各国以及它们的人民们,都在期待着奇迹发生。人们渴望着最终有一道缝隙能够被出现,明媚的阳光可以照进来,从而一扫眼前的灰暗。各方面的专家们都在重提1930年代的美国大萧条时期给人们带来的恐惧和灾难。


2.jpg


《大萧条时代》,一部应时而生的著作,它的作者是美国的一位历史学者:韦克特。他在这本书里这样描述道:这是一段令人无法忘怀的历史,这是一次想起来就会感到战栗的记忆,这是一个随时会变成噩梦并让人从睡梦中惊醒的时代。这个时代留下了太多的巨大创伤:道琼斯指数跌去90%,全球5000万人失业,生产倒退20-30年,工业生产下降37.2%,美国10万多家企业破产、6000家银行倒闭,失业率高达30%,物价暴跌33%,国际贸易缩减40%…在这次大灾难中,数以千计的人跳楼自杀,“即使如费雪这样的大经济学家也不能幸免于难:在数天中,损失数百万美元,顷刻间倾家荡产,从此负债累累,在贫困潦倒中与世长辞。”


人类的贪婪和恐惧都是相伴相生的,黑白双煞,无可救药。但人类也是这个已知世界上最顽强的生物,穷尽各种办法来拯救自己,苦难可以造就辉煌——历史的转折点和特殊意义恰恰蕴藏其间。比如,鼎鼎大名的洛克菲勒。


1939年11月1日,有史以来最大的城市发展项目之一——洛克菲勒中心经过8年的建设已经完工。整个建筑群是由赖因哈德荷夫迈斯公司、霍斯交得利——福龙霍兹公司以及科尔培特哈里森——麦克马雷公司设计的。它集办公、休息、广播、购物及娱乐设施于一体。洛克菲勒中心的心脏是美国无线电公司,周围有13座较小的摩天大楼。


洛克菲勒中心命名,是纪念洛克菲勒的老板小约翰·戴维森·洛克菲勒(JohnD.Rockef ellerJr.)的,他在1928年把这批属于家族所有的土地出租给纽约的哥伦比亚大学,1930年,他开始筹划在这里建造一栋大楼,当初是准备为大都会歌剧院建造一栋歌剧院建筑的,但是,由于1930年代的经济大危机和股市崩溃,小约翰·洛克菲勒改变了初衷,不再投资给歌剧院,而开始投资建筑这个建筑群,主要是商业大楼为主。


财新关于洛克菲勒中心有过这样的文字描述:那是当时全世界最大的私人投资的单一建筑项目,纽约的房地产市场在经历19世纪晚期蓬勃发展的辉煌后,开始陷入衰退,更加严峻的是,就在1929年当年,纽约的股票市场崩盘,将整个国家经济送入了下行区,举国笼罩在无助的绝望中,看不清未来的方向。很快,大都会歌剧院决定退出这一项计划,小洛克菲勒陷入四面楚歌的状态,他后来曾回忆这一段艰苦时期:“……经济陷入大萧条期,价值正飞速下跌,而我却签下长期土地的租约,并在周围找不到任何一家企业愿意提供支持”。


面对困境,小洛克菲勒没有退却,决意依靠自己的力量独自推进计划。他说:“人常常遇到这样的情形,他很想逃避,却无路可逃。于是他就朝着向他敞开的唯一一条路往前走,人们称之为勇气。”


历史几乎是惊人的相似,人类往往会宿命般的多次踏入同一条河流。七十年之后的2008年,世界和人民同样需要洛克菲勒的“勇气”来摆脱噩梦,重新爬起来。只不过这一次,人们开始对以美元为首的世界金融秩序乃至世界经济秩序,发生了信念和共识的动摇。


人们不禁提问:以美国为中心化的世界秩序还能安全吗?我们将向何处而去?人类在数次危机中都能寻找到新的事务并以此迎来新的黎明和曙光,这一次也会吗?


3.jpg



2)幽灵般存在的中本聪和他的旷世奇文与比特币


无论从哪个角度上讲,发生于2008年11月1日凌晨两点多的一封电子邮件,都不会引起当时人们的注意;因为,这一年有太多值得关注的大事件了。


不知是巧合,还是历史的必然,恰恰是这封邮件在后来点燃了世界各国人民为之疯狂的情绪,正如我们现在所看到的那样,一个新的平行世界的时代正在来临——比特币和区块链的世界。


或许正如茨威格的《人类群星闪耀时》所写的那样,在人类的历史长河中,有太多值得着墨的“历史瞬间”——书中的2个决定世界历史的瞬间:千年帝国拜占庭的陷落、巴尔沃亚眺望水天一色的太平洋、亨德尔奇迹的精神复活、老年歌德热恋的悲歌、滑铁卢的一分钟, 英雄的瞬间, 南极探险的斗争,西塞罗,威尔逊的梦想与失败以及马赛曲神佑般的创作——而这12个历史瞬间神奇地降临到12位传主的身上,他们或是被命运高高举起,送入英雄们的殿堂;或是被狠狠嘲弄,抛入千秋遗恨的行列。当强烈的个人意志与历史宿命碰撞之际,火花闪烁,那样的时刻从此照耀着人类文明的天空。


毫无疑问,2008年11月1日凌晨发出电子邮件的那个人——事后被翻译成中文的名字叫“中本聪”,也是这样的“传主”,尽管至今为止整个世界都探究不到中本聪到底是一个人还是一个组织的代号。不过,人们还是习惯称之为“他”,一个深谙数学和密码学的天才。他在那封电子邮件上署名为:Satoshi Makamoto,日语翻译为中本哲史,中文翻译为中本聪。


这是一个匿名者,据说是一个爱手机火车模型的天才黑客。人们开始对他表达了前所未有的关注和好奇。这不仅是因为他发明了比特币,而且还因为有传言说他拥有一笔非常海量的比特币财富。同时,他到底是一个人,还是一个组织,人们显然还不知道答案。


尽管人们都在想方设法的寻找他,无论是《新闻周刊》,还是《纽约时报》,亦或是《连线》杂志,最终都未果,以致于出现多次的“乌龙”。他自2008年11月1日凌晨两点多向全世界发出他的那封鼎鼎大名的电子邮件后,尽管他在此后还发出过邮件,并参与网络上的讨论,但他的身份却一直是个谜。时隔多年后的2015年12月他在Linux基金会的比特币开发者群中发布了一封声明。在这封声明里,他“得意洋洋”的说:“Not this again.”(这次你们仍然没有猜对)。


深夜的中本聪,在他的神秘的论文的“摘要”中这样写道:


“本文提出了一种完全通过点对点技术实现的电子现金系统,它使得在线支付能够直接由一方发起并支付给另外一方,中间不需要通过任何的金融机构。虽然数字签名(Digital signatures)部分解决了这个问题,但是如果仍然需要第三方的支持才能防止双重支付(double-spending)的话,那么这种系统也就失去了存在的价值。我们(we)在此提出一种解决方案,使现金系统在点对点的环境下运行,并防止双重支付问题。该网络通过随机散列(hashing)对全部交易加上时间戳(timestamps),将它们合并入一个不断延伸的基于随机散列的工作量证明(proof-of-work)的链条作为交易记录,除非重新完成全部的工作量证明,形成的交易记录将不可更改。最长的链条不仅将作为被观察到的事件序列(sequence)的证明,而且被看做是来自CPU计算能力最大的池(pool)。只要大多数的CPU计算能力都没有打算合作起来对全网进行攻击,那么诚实的节点将会生成最长的、超过攻击者的链条。这个系统本身需要的基础设施非常少。信息尽最大努力在全网传播即可,节点(nodes)可以随时离开和重新加入网络,并将最长的工作量证明链条作为在该节点离线期间发生的交易的证明。”


4.jpg


中本聪在这篇论文里重述了比特币的五个主要特征:


1)可以用点对点的网络解决双重支付问题;

2)没有类似铸币厂一级的第三方的信任机构;

3)使用者可以完全匿名;

4)可以用哈希现金形式的“工作量证明”来制造新的货币;

5)用于制造新货币的“工作量证明”机制同样可以用来预防双重支付。


两周之后,当有专家对此表达质疑时,中本聪予以了积极的邮件回复,时间是2008年11月14日06:56:55(GMT+8),他的署名依然是Satoshi Makamoto。他在回复中这样写道:


“工作量证明链”(proof-of-work chain)正是我解决“拜占庭将军问题”的方案。我将在那个语境中对它进行重新表述。


一群拜占庭将军,人手一台电脑想用字符串模式匹配的方法,暴力破解国王的Wi-Fi密码,当然他们已经事先获取了组成密码的字符串的长度。一旦他们开始模拟网络发送数据包,他们必须在一个限定的时间内完成破解工作,并清除服务器和电脑上的记录,否则他们就会被发现,那就麻烦了。只有当绝大多数将军在同一时间发起攻击和破解,这样才能有足够的CPU(中央处理器)和计算能力在短时间内完成破解工作。


他们并不特别在乎什么时候开始攻击,只要他们全部同意就好。一开始的时候,大家决定这样搞:任何人觉得时机到了都可以宣布一个攻击时刻。而且,不论是什么时候,只要是第一个被听到的攻击时刻,就将被确定为官方的攻击时刻。这样的话问题又来了,因为网络传达有延迟和干扰,如果有两个将军差不多同一时间公布了两个不同的攻击时刻,那么有的人会最先听到其中一个将军发布的攻击时刻,而又有些人则会最先听到另外一个将军发布的攻击时刻。


他们使用一个“工作量证明链”来解决这个问题。当每个将军接收到任何表达形式的第一个攻击时刻时,他都会设置他的计算机来求解一个极其困难的“工作量证明”问题,对这个问题的解答是一个哈希(Hash)散列,里面也将包含着这次的攻击时刻。由于这个“工作量证明”问题,非常难解,一般而言,就算所有人收到这个问题后同时求解,也至少需要10分钟才能产生解答。一旦一个将军解出了“工作量证明”,他将会把这个算出来的“工作量证明”向整个网络进行传播,每一个接收到的人,将在他们当前正在做的“工作量证明”计算的散列中附加上刚刚被求解出来的那个工作量证明。如果任何人正在计算他收到的其他的一个不同的攻击时刻,他们将会转向新的更新后的“工作量证明”计算当中,因为他现在的“工作量证明链”更长了。


两个小时后,将有一个攻击时刻被散列在一个有12个“工作量证明”的链中。每个将军只要通过验证(这条工作链的)计算难度,就能估算出平均每小时有多少CPU算力耗费在这上面,也就会知道:这一定是在分配的时间段内,绝大多数将军的计算机共同协作才能生成的结果。如果“工作量证明链”中展示出来的算力足够强大,可以破解国王的Wi-Fi密码,那么他们就可以在一致同意的时间内安全地展开攻击。同步、分布式数据库和一个一致的、全局性的视野的问题如何解决?“工作量证明链”就是答案。


《区块链重塑经济与世界》一书的作者们在书中对此给予了这样的解读:这封邮件解决了下面几个问题:


(1)引入一个困难的、需要10分钟求解的工作量计算,限制了网络中每个时刻中被提出的进攻时刻数目。


(2)将所有求解出的“工作量证明”都逐一加入,形成一个越来越长的链条,一个记录着所有“参与着攻击时刻哈希计算的将军、计算的’工作量证明’、关于‘工作量证明’的计算的总体名录”。


(3)基于这条长链得出安全的进攻时刻的答案。


什么是工作量证明(Proof Of Work,简称POW)?按照百度经验上的说法就是:简单理解就是一份证明,用来确认你做过一定量的工作。监测工作的整个过程通常是极为低效的,而通过对工作的结果进行认证来证明完成了相应的工作量,则是一种非常高效的方式。比如现实生活中的毕业证、驾驶证等等,也是通过检验结果的方式(通过相关的考试)所取得的证明。


什么是拜占庭将军问题?拜占庭将军问题(Byzantine failures),是由莱斯利·兰伯特在1982年提出的点对点通信中的基本问题。含义是在存在消息丢失的不可靠信道上试图通过消息传递的方式达到一致性是不可能的。因此对一致性的研究一般假设信道是可靠的,或不存在本问题。


就像大家所知道的那样,拜占庭将军问题是一个协议问题,拜占庭帝国军队的将军们必须全体一致的决定是否攻击某一支敌军。问题是这些将军在地理上是分隔开来的,并且将军中存在叛徒。叛徒可以任意行动以达到以下目标:欺骗某些将军采取进攻行动;促成一个不是所有将军都同意的决定,如当将军们不希望进攻时促成进攻行动;或者迷惑某些将军,使他们无法做出决定。如果叛徒达到了这些目的之一,则任何攻击行动的结果都是注定要失败的,只有完全达成一致的努力才能获得胜利。拜占庭假设是对现实世界的模型化,由于硬件错误、网络拥塞或断开以及遭到恶意攻击,计算机和网络可能出现不可预料的行为。拜占庭容错协议必须处理这些失效,并且这些协议还要满足所要解决的问题要求的规范。


针对拜占庭问题的深入研究,科学家们曾得出这样一个结论:如果叛徒的数量大于或等于1/3,拜占庭问题不可解。


但解决困惑的无疑是中本聪。


在一个分布式的系统中,尽管有坏人,坏人可以做任意事情(不受protocol限制),比如不响应、发送错误信息、对不同节点发送不同决定、不同错误节点联合起来干坏事等等。但是,只要大多数人是好人,就完全有可能去中心化地实现共识(Consensus)。基于互联网的区块链技术,克服了口头协议与书面协议的种种缺点,使用消息加密技术、以及公平的工作量证明机制,创建了一组所有将军都认可的协议,这套协议的出现,拜占庭将军问题也就得到了解决。


所以,人们惯于用拜占庭将军问题来阐述中本聪、比特币和区块链技术的伟大。


自此,世界终于裂开了一条缝隙,比特币钻了进来。


两个月后的2009年1月3日,中本聪在位于芬兰赫尔辛基的一个小型服务器上挖出了第一批比特币50个。那时候,比特币还没有广为人知,也没有被称作“数字黄金”,人们还没有进入为之疯狂炒卖和“挖矿”的节奏。


一年半之后的2010年5月21日,第一次比特币交易才出现:佛罗里达程序员Laszlo Hanyecz用1万BTC购买了价值25美元的披萨优惠券。这项交易诞生了比特币第一个公允汇率,后来面对高昂价格的比特币,Laszlo Hanyecz无奈地说道,“我没感到特别的沮丧,但比萨真的很好吃。”


2014年1月,比特币兑换美元的价格峰值达到1120美元左右。但并没有到此为止,比特币一路在跌宕起伏中继续上扬,三年后,居然超过了一万美元(后来又一度超过两万美元)。


超万倍的涨幅令人震惊错愕。一串字符如此昂贵,比特币到底是货币资产,还是骗局?


人们开始为之着迷,也为之争论不休。世界开始进入了一个比特币的时代,无眠无休。


5.jpg


3)中本聪之谜与布雷顿森林体系及之后的秩序


浩瀚世界竟然被一个匿名者及其创世的比特币而引燃出新的“革命火焰”——毫无疑问,比特币冲击了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后的现存的世界金融秩序,这个事实一时间让世界各国和人民有点不知所措、懵懵懂懂。


关于创世者中本聪的身世之谜以及比特币所引发的数字黄金浪潮的争论,众说纷纭。但最有可能的是,面对新的世界的可能性,任何来自旧的世界的抵抗或许都是徒劳无力的,尤其是在如何看待数字货币(广泛意义上的虚拟货币是包含数字货币的),唯一正确的态度和行动就是与时俱进,百舸争流。


“我们投入大量精力试图找出中本聪到底是谁。他的最后一句话是:已离开比特币领域且转移到其他事情上去了。但如此痴迷于比特币的人(也一定知道比特币需进一步开发),真能如此绝对地放弃吗……中本聪拥有100万比特币,花了18个,他又会怎么处理剩下的币呢?”2014年比特币杂志里的一篇报道里如是说道。


人们的确在挖空心思地寻找中本聪。但也有人认为是多此一举。人们同时好奇的是,中本聪为何一直没有动他的钱包从而让他持有的比特币能够“流通”——在比特币系统的初期,只有中本聪和其他少数人在开采比特币。这个任务很简单,据估计,中本聪个人钱包中已有大约100万比特币。除了18个币由于试验目的而被花了,其他的币都丝毫未动。绝大多数人的第一反应是“依照现在的评判标准,那将会使中本聪变成一个富有的人”,这也引出了一个问题,这么有钱的一个人为什么不花钱呢?


人们据此猜测说,他将私钥丢失了。也有人分析说,他不敢以此来暴露自己的身份。或许,他早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更有人大胆的想象:中本聪本是美国中情局的一个代号,比特币是美国主导的新货币战争的一个“天大的阴谋”。


任何猜测都可能不是无中生有,就像都可能是错误一样。持有中本聪和比特币是一个“天大的阴谋”之论的人,并不在少数,其中就有我的一位朋友。


他曾在WorkFace公号上撰文称:


近的30年,中美矛盾从意识形态矛盾转化为“美元与中国制造”的矛盾,也就是全球货币与全球物币之间的矛盾,美国向全球输出美元,中国向全球输出商品,中途拦截了美元,形成“美元+中国商品”的二级市场或者称“影子美联储”,美元没有按照美国设计的路径循环回美国,等于美国开给全世界的欠条(美元),被中国中途收了,造成海量国债,而中国则成了美国最大债主!这等于打劫了美国设计美元掠夺全球财富的一部分!一带一路的中国国家战略,使得人民币强化国际结算地位,有可能成为继欧元全球化失败以后的又一“小美元”,这等于“我的是我的,你的有一部分是我的”,这个美国绝对不能忍,所以不断撕毁自己设计的全球化契约、不断给中国制造麻烦!911之前全世界国际结算只有美元,之后开始出现欧元,为此美国也没少收拾欧盟!欧元削弱之后又来个人民币,美国不能不掀桌子了!


不管如何,中本聪和他所创世的比特币,都被视为是对现有世界金融货币秩序的一次挑战和反叛。它甚至已经让包括美国在内的世界主要经济大国开始如临大敌、风声鹤唳。这是自二战之后的布雷顿森林体系及该体系崩溃以来能够形成对现存秩序最猛烈的一次“大冲击”。


关于布雷顿森林体系,历史资料众多,但共识无二:


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经过数年的战争后人们在二战即将结束的时候发现,美国成为这场战争的最大赢家,美国不但最后打赢了战争,而且在经济上美国发了战争财,据统计数据显示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即将结束时,美国拥有的黄金占当时世界各国官方黄金储备总量的75%以上,几乎全世界的黄金都通过战争这个机制流到了美国。


6.jpg


两次世界大战之间的20年中,国际货币体系分裂成几个相互竞争的货币集团,各国货币竞相贬值,动荡不定。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期,美英两国政府出于本国利益的考虑,构思和设计战后国际货币体系,分别提出了“怀特计划”和“凯恩斯计划”。“怀特计划”和“凯恩斯计划”同是以设立国际金融机构、稳定汇率、扩大国际贸易、促进世界经济发展为目的,但运营方式不同。由于美国在世界经济危机和二次大战后登上了资本主义世界盟主地位,美元的国际地位因其国际黄金储备的实力得到稳固,双方于1944年4月达成了反映怀特计划的“关于设立国际货币基金的专家共同声明”。


1945年12月27日,参加布雷顿森林会议的国中的22国代表在《布雷顿森林协定》上签字,正式成立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简称IMF)和世界银行(简称WB)。两机构自1947年11月15日起成为联合国的常设专门机构。中国是这两个机构的创始国之一,1980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这两个机构中的合法席位先后恢复。


建立布雷顿森林体系的关键人物是美国前财政部助理部长哈里怀特,凭借战后美国拥有全球四分之三黄金储备和强大军事实力的大国地位,他力主强化美元地位的提议力挫英国代表团团长、经济学大师凯恩斯,“怀特计划”成为布雷顿森林会议最后通过决议的蓝本。


布雷顿森林体系是以美元和黄金为基础的金汇兑本位制,又称美元-黄金本位制。它使美元在战后国际货币体系中处于中心地位,美元成了黄金的“等价物”,美国承担以官价兑换黄金的义务,各国货币只有通过美元才能同黄金发生关系,美元处于中心地位,起世界货币的作用。从此,美元就成了国际清算的支付手段和各国的主要储备货币。


时间发展到美国总统尼克松时期的上个世纪70年代,布雷顿森林体系开始崩溃瓦解——由于资本主义发展的不平衡性,主要资本主义国家经济实力对比一再发生变化,以美元为中心的国际货币制度本身固有的矛盾和缺陷日益暴露:美国凭借美元的特殊地位一家独大,同时储备制度不稳定、国际收支调节机制有缺陷等,再加上美国深陷越南战争等泥沼,美国没有了维持黄金官价的能力。


1971年7月第七次美元危机爆发,尼克松政府于8月15日宣布实行“新经济政策”,停止履行外国政府或中央银行可用美元向美国兑换黄金的义务。1971年12月以《史密森协定》为标志,美元对黄金贬值,美联储拒绝向国外中央银行出售黄金。至此,美元与黄金挂钩的体制名存实亡。第二年的3月,西欧出现抛售美元,抢购黄金和马克的风潮。同年同月16日,欧洲共同市场9国在巴黎举行会议并达成协议,联邦德国、法国等国家对美元实行“联合浮动”,彼此之间实行固定汇率。英国、意大利、爱尔兰实行单独浮动,暂不参加共同浮动。其他主要西方货币实行了对美元的浮动汇率。至此,固定汇率制度完全垮台。


美元停止兑换黄金和固定汇率制的垮台,标志着战后以美元为中心的货币体系瓦解。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以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作为重要的国际组织仍得以存在,发挥作用。


其实,布雷顿森林体系的崩溃则与黄金无关,当时黄金并不与各国货币直接挂钩,问题应该出在作为可以用于兑换黄金的货币上,即美元发行过剩,无法支撑美-金互换,这才导致了体系的混乱和崩溃。斯泰尔所著的《布雷顿森林货币战:美元如何统治世界》一书对此体系的前因后果有着详述的专业论述。


而达沃斯创始人Klaus Schwab则认为,作为人类文明每次跃升转折点的蒸汽、电力和计算机具有不可替代的根本性革命意义,而因为比特币而出现的区块链则是继这三个转折之后的第四次工业革命。比特币功不可没。


7.jpg


人类的货币历史从最开始的实物货币到金银货币再到信用货币,走过了相当长的道路,其间伴随着无数次的争斗、流血和冲突。而脱离了金银本位后,各国发行的法币若非国家信用支撑,其基本价值就是印刷的一张纸,成本几乎可忽略不计。如果主权国家发生秩序混乱等问题,法货的信用价值也会随之波动,并一落千丈。这样的例子在历史中很多。


相对于这些,比特币恰恰是有生产成本和其基本价值的。同时,由于有了智能合约、数据不可篡改、分布式等,人们认为比特币比主权货币更具有“数字黄金的价值”。


其实,比特币的基本原理并不复杂。就像专家们所表述的那样,从技术原理上来说,它是一种P2P网络+密码学的创新应用;从博弈原理上来说,它制造了竞争,激励用户投入最好的资源参与;从市场原理上来说,它利用看不见的手来进行市场调节。但核心的关键在于正是基于价值认可的一种判断,让人们对比特币有了广阔的想象空间。


进而,有一种共识的最大可能性。正如一篇文章里这样写道:


经济学家弗里德曼在《货币的祸害》一书里的观点提到:货币的本质不是信用,而是共识。货币本身甚至可以没有实体的存在,如雅浦岛石币,只要达成共识,就算摸不着沉在深海,因为共识,也将被认可、继续流通。


货币从交易中产生,历经贝壳、金属、纸币等形态,现在数字货币,是否可能取代前者,成为新的主流货币形态?


“狂热”的市场交易者不能给出理性答案,但基于虚拟货币与区块链系统在社会效率提升方面的效能(如上述),却可以直接为数字货币与其系统在未来长久存在提供肯定的理由:纵观历史任何提供社会效率的技术创新,终会找到一个恰好的落地点,为社会高效运转提供支持。无论是电力、互联网还是更新的具体领域,数字货币系统也将在未来,在社会各方平衡下,找到一个合适的定位,提高金融与非金融领域的运行效率。


“银行业释放了文艺复兴,工业革命,并创造了现代,但是随之而来的是一个新的问题:银行作为世界货币的中介机构,已经变得十分强大,或者说是过于强大,当今的金融体系很容易受到银行倒闭的影响,2008年9月份的金融危机深深地提醒着我们。…数字货币的崛起可能是命运进化的结果,互联网已经大大地分散化全球经济,但是整个中心化的金融世界仍旧停留在15世纪,而数字货币可以帮助它适应且生存。”


这是《华尔街日报》2015年1月24号-25号当期报纸的review版块,作者简单地科普了比特币的工作原理以及它的优缺点,为什么说数字货币是有价值的。此外,作者称比特币是近500年来,金融领域里最为伟大的创新之一。尽管本文距今(2018年)已有三年,但其依然具有重要的阅读价值和参考意义。


“尽管比特币在短暂的历史中经历了多次丑闻以及价格波动,金融机构已经对此给与了很大的关注。美国前财政部长劳伦斯·萨默斯(Lawrence Summers)告诉我们了一个关键性原因:过时的金融体系效率太过低效,如果毁掉数字货币将是一个巨大的错误,要么是居心不良的,要么是不合逻辑的。”


这篇文章最后继续写道:“最后,数字货币的崛起可能是命运进化的结果,互联网已经大大地分散化全球经济,但是整个中心化的金融世界仍旧停留在15世纪,而数字货币可以帮助它适应且生存。”


不可否认的是,比特币牵扯诸多的地下交易的丑闻(但也正是由于有了“地下交易”,比如军火走私、毒品买卖等,恰恰给比特币有了使用价值的“锚”——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研究员曲强曾撰文表示:截止2016年,全球非法地下经济的规模超过15万亿美元,甚至超过了整个中国的年GDP规模,仅次于美国。若其中十分之一,甚至百分之、千分之一的非法交易用比特币进行,比特币最初锚定的经济规模也十分惊人。),以及价格的潮涨潮跌。但谁能否认比特币不是一个伟大的“发明”呢?


曲强研究员甚至这样直言不讳地表示:“更重要的是,可以把比特币的定价权牢牢掌握在中国手中,使其为中国经济和人民币的未来做出更大的贡献。”


比特币是否是不道德的?它是否有罪?而与比特币相伴相生的区块链又将带给我们怎样的一个未来?在喧嚣和热闹之中,我们如何看待因此而发生的种种变化?


“区块链的特性将有可能颠覆运转400多年、建立在垄断基础上的现有金融系统。”2018年3月28日晚,在清华大学产业创新与金融研究院组织的一场区块链系列讨论活动上,中国证监会原副主席、清华大学法学教授高西庆,对于区块链技术可能带来的颠覆性做了以上判断。


不仅如此,我们同时更加趁此思辨在人类过去的全球化历史中,中国和西方之间到底走了一条怎样的泾渭分明的道路从而渐行渐远?而当历史行进到当下的伟大时代,中国和西方之间又将发生怎样的重复性博弈——在对抗与合作中达成一种新的世界秩序的共识?


8.jpg


鸿篇巨制电影《2012》展示了这样的情节:


在寻找和前往诺亚方舟基地的过程中,杰克逊一家经历了生死考验。最终他们终于到达方舟基地。然而已经制造完成的方舟数量远远不能满足从世界各地闻讯涌来的受灾人群。谁去谁留已然成为挑战整个人类的道德抉择。面对灾难,来自不同国家的人类做出了最重要的抉择:“所有人都是平等的,都有平等的生存机会!”


最后人们终于在方舟中度过了这一全球性的灾害,获得了继续繁衍和发展的希望。(这是《区块链史:比特币无罪与平行世界诞生的时刻》第一章。下一章,敬请期待。)


9.jpg


在“2018全球区块链经济人(北京)峰会”上,全球区块链专业内容财经媒体&全球区块链经济人社区荣格财经率业内之先首发区块链思想智库书面成果:《第三次秩序革命——区块链的终极命运、新世界体系与个体的繁荣》。这也是业内首部以政治思想史和人文社会学的视角和维度来思辨区块链的著作,深受与会人士的好评,并引发热议。


90.jpg


以新知、普惠为理念和价值观,以区块链经济人为内容定位的荣格财经,始终坚持“我们赞成什么,我们反对什么,我们留下什么”这一总编辑方针,致力于专业、独立和有见解的内容价值和媒体价值,从而打造一间致力于分布式内容的科技公司。


审核人:

标签: 比特币 区块链 荣格财经

觉得不错,给小编个打赏吧

评论
0
0

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查看全部(0)

相关阅读

荣格观点

全球全时区全形态区块链媒体,以新知,普惠为使命,为人们推开新世界大门。

评论(0

荣格财经名家专栏

展示荣格财经专栏名家个人发布的最新、最热区块链资讯文章。

推荐名家 更多>

最新快评更多>

推荐阅读 更多>

关注微博

关注荣格财经微信公众号

荣格财经读者11群

加入荣格财经技术交流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