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不是魔也不是神 八大应用场景四大共建群体全探究

|少青 2018-04-26 10:19:09 868 来源:荣格财经
摘要:荣格财经思想者40人论坛,成员均为区块链领域的有独立见解和思想表达的区块链思想者和研究者。一经推出,反响强烈。为了给大家呈现更具深度、精度的区块链思想内容,荣格财经特推出 “思想者

编者按


不唯上、不唯众,为新潮澎湃的世界注入一湾清水、一池思想。


荣格财经思想者40人论坛,成员均为区块链领域的有独立见解和思想表达的区块链思想者和研究者。一经推出,反响强烈。为了给大家呈现更具深度、精度的区块链思想内容,荣格财经特推出 “思想者谈”。


本期为第一期。原则每周一期。


1.jpg


思想者:共识经济学创立者,荣格财经思想者四十人论坛共同发起人郭善琪老师。


主持:荣格财经共同发起人,总编辑,荣格财经思想者四十人论坛发起人老赵。


老赵:展开一下您的个人介绍以及主要经历,让大家对您有个较为丰满的了解?


郭善琪:我的研究方向,目前的重点是构建和丰富完善“共识经济学”理论体系,另外,对于信用评级方法与社会信用体系建设也保持关注和研究。



我是2013年底第一次听说比特币,但是,当时并没有太关心,只是将比特币作为互联网金融产业的一个创新产品而已,到2016年底我开始对区块链重点关注并研究,2017年开始深入思考,提出了共信力的经济学含义,并从宏观层面对人类经济发展史进行分析,2018年3月,系统提出了“共识经济学”的基本研究框架。



老赵:作为共识经济学的创立者,您是什么时候提出这一命题的?是基于什么样的思考提出这样的命题?在您看来,“共识经济学”的核心框架是什么?


郭善琪: 今年过了春节之后,3月初,我系统提出了“共识经济学”的命题。


从2017年下半年开始,我发现一个现象,基于区块链上的经济活动非常活跃,但是,相关的理论却相对滞后,传统的经济学家对于区块链上发生的经济现象,用四个字来表述,就是“集体失语”。好几个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的经济学家预测比特币要崩溃,但是,比特币始终很健壮地发展。从2009年1月3日算起,在没有任何中心化机构维护的条件下,比特币系统已经稳健地运行了近十年,基本没有出现什么问题。至于很多人听到的所谓“比特币出了问题”或者说是什么比特币被盗了,那是交易所的问题,与比特币系统没有关系。对于这样一种经济现象,传统经济学家无法解释。有人曾经问IBM的专家,他们是否能够做到一个系统近10年可以不出任何问题,IBM也做不到。这个现象是值得研究的。


从2017年下半年开始,陆续听到或者读到“加密经济学”、“通证经济学”或者“区块链经济学”,这说明,已经有人开始从经济学层面去思考和解释基于区块链发生的一系列的经济现象和经济活动。这是好事情,但是,仔细阅读这些“经济学”,发现其IT味道远远大于经济学味道。在反复思考与研究之后,我发现,“共识”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概念,因此,提出了“共识经济学”。


共识经济学的构建逻辑是:


(1)构建核心基本概念。(在归纳总结并适度演绎的基础上进行)



(2)在基本概念的基础上形成一一系列基本判断。



(3)在一系列基本判断的基础上演绎形成基本理论。



共识经济学的核心框架是:共识、契约与制度的内在逻辑联系及其对经济体系的影响。


老赵:在您看来,区块链领域里的主要学说命题有几种?都是什么?您提出的“共识经济学”思想理论,与它们相比,有何不同?


郭善琪: 在我看来,区块链领域里的主要学说命题主要有3种。


第一种是区块链社会学,像老赵你那本著作:《第三次秩序革命》,也是从社会学上去思考区块链给人类带来的制度性的、非技术性的变化,这是非常有价值的。



第二种是区块链技术经济学,它包括加密经济学、通证经济学、区块链经济学。



第三种就是我提出来的共识经济学,共识这个词儿,我最早是受共识算法的启发。它和前两者的不同之处是,它不仅能解释分析基于区块链发生的经济活动和经济现象,也能够解释分析不以区块链为基础的传统经济活动和经济现象。



共识经济学比区块链经济学更宏观。共识(Consensus)是特定人群(社区,组织,社会)就特定历史阶段就某个经济活动或社会活动中的特定议题达成的一致意见。这是我对共识的定义。它和常识也不一样。常识是已经达成的共识,是历史的共识。



2.jpg



老赵:区块链的应用落地,是大家非常关心的一个话题。关于区块链应用,您认为能够主要应用到哪些领域?能否相对详细的谈一谈?


郭善琪:事实上,区块链到目前为止只有两个比较成功的应用。


第一个是比特币。区块链原本就是比特币的底层技术,可以说先有比特币,后有区块链,比特币是区块链的第一个成熟应用。


第二个是以太坊。它有智能合约,也被称为区块链的2.0。自2017年以来,大家看到的各种通证,这是它比较成功的应用。


从区块链的特性来看,它能够用到哪些领域?我认为首先是金融领域。事实上,无论是比特币,还是以太坊的智能合约,目前最主要的应用还是金融领域。


再细分,它适合金融领域的跨境支付,而不是一般支付。因为它现在每秒交易次数太慢,消费者一般支付的体验比较差。但对于跨境支付来讲,目前金融体系下跨境支付一般需要好几天,而在区块链上一般只需要几个小时。


在金融领域,第二个比较合适的应用是供应链金融。因为其涉及到各方的相互信任问题,而区块链正好是一个信任机器,所以这是一个比较适合的应用。


目前来看,很多人都在研究区块链在供应链金融的应用功能,这个市场规模应该达上万亿,非常大,但目前是探索的人比较多,还没有比较成功的应用案例。比如对于供应链金融中最核心的一条:“核心企业的信用扩散”的探索。


普惠金融也比较适合区块链技术的应用。因为普惠金融所针对的是在现有金融体系下,不能够享受到金融服务的一些人群,所谓缺乏信用记录的金融消费者。区块链可以为他们创建信用记录,从而为他们提供普惠金融服务。


区块链的第二大可应用领域是高价值艺术品或者收藏品,因为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些物品也带有金融属性。在这一领域的应用,区块链必须要和其他技术手段相结合,比如物联网等,而区块链的占比可能只在百分之十五到百分之二十。目前也有很多人在探索区块链在高价值收藏品和艺术品领域的应用。


为什么高价值收藏品、艺术品比较适合区块链应用?因为这种产品的交易属性是对速度和时间要求不高,主要要求是产品的真伪、价值是多少。而区块链可以在其中起到一定的辅助作用。


区块链的第三大可应用领域是游戏,这也是目前能见到的。比如以太坊、百度等推出的相关游戏应用。其实游戏也是传统互联网时代最早的一个应用之一。


区块链的第四大可应用领域是法律存证。它的不可篡改特性可使证据保存更方便,避免现有体制下的一些纠纷。我相信这也是一个比较有前途的应用。


区块链的第五大可应用领域是产品溯源,包括农产品、食品的溯源等。从某种程度上讲,它和在艺术品领域的应用有相似之处,就是要和其他的手段结合起来,特别是和物联网的发展结合起来。因为物理世界和链上世界是不是保持一致,一直都是一个问题。


物理世界和符号代表东西之间是不是一致,这个问题在区块链产生之前就存在,比如,你化妆后怎么证明身份证上的人是你。


区块链的第六大可应用领域是能源,即将分布式能源、微电网等和区块链结合起来。目前也有不少公司在探索。其中最大的挑战是,能源的规模经济性,即规模比较大,消费者不关心背后是不是要去区块链。所以如何找到一个比较好的商业模式,目前来看大家还在探索当中,但是这个方向还是可以保持关注的。


区块链的第七大可应用领域是内容资讯。2018年以来,区块链垂直媒体如雨后春笋,但目前据我观察,其大部分还是在用传统的方式做。这个领域我觉得可以用区块链方式去做。比如建立一个共识,通过一些激励措施,让参与者提供好内容。其中最核心的是要有深度的内容,如果只提供信息快讯,就没太大价值了。另外适合区块链应用发展的领域还有娱乐平台,这方面也有很多人在探索。


关于应用,我觉得最关键的是创新商业模式,以及想清楚社区的共识,具化的共识,怎么样激励参与者产生一种比较好的生态圈效果。



3.jpg



老赵:问您一个比较尖锐的问题:比特币有罪吗?它是不道德的吗?您如何看道德与商业利益这一命题?区块链首先要讲政治,对此您怎么看?


郭善琪: 我个人认为比特币是没有罪的。它与道德是没有关系的。从技术角度来讲,比特币就是中本聪创造出来的一个工具,它是中性的,就像一把刀,你可以拿着它切菜做好事,也可以拿着它杀人做坏事。所以说它跟道德没有关系。


道德与商业利益之间的关系,我个人觉得,是道德高于商业利益。古人讲,不义之财不可取,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所以赚取商业利益都是要讲道德的。如果获取不义之财,可能暂时财富自由,但从长远来讲可能会得到报应。


做区块链要处理好和监管部门的关系,保持良好沟通,我觉得是正确的。区块链不论是应用在哪个领域、哪个国家,一定要合规合法,否则肯定不能长久。对于监管我一直是持欢迎的态度,因为监管能够使得整个行业保持一种良性健康可持续的发展。


目前来看,以传统经济学作为理论基础的监管制度,以及监管部门的思维,已经不能够适应区块链经济发展的趋势。因为基于传统的经济学理念采取的监管是局部性的、区域性的监管,无法统一协调行动。但区块链不是某一个国家的,它属于全世界。那么对于区块链的监管无法使用打地鼠的方式。在这个情况下,我们构建了一个行业自律自治自监管的机构,共识之DAO,我是发起人,目前已有一百三十三人签名加入。其中主要国内区块链领域的从业者、学者、监管者等相关感兴趣的人。


下一步我们要向海外的从业者征集签名,建立一个全球范围内的行业自律、自治、自监管组织,维护行业发展环境。


另外我们也呼吁全球在联合国层面,对区块链经济的监管建立一个统一的行动组织、统一的监管架构,以促进行业的健康协调和可持续发展。


我个人认为跟监管机构、行政管理部门沟通时,不要太强调区块链的去中心化,可以称其特性为“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中心是指具像化的共识,两个基本点,一个是分布式账本,一个是通证。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构成一个整体,或者叫一体两翼。另外在沟通中(在表达上)还可以说改良优于革命(evolution is better than revolution)。


老赵:您如何看待目前的币圈和链圈?对此,您有何建言?在您看来,区块链领域需要怎样的一群人应当做怎样的一些事情?


郭善琪: 按照共识经济学的观点来看,就不应该有什么币圈和链圈,这是传统思维作用下的结果。


人为地割裂区块链,人为地把通证从区块链中阉割掉,是导致币圈和链圈分割的重要原因,这种分割也导致了目前区块链不能更有效地发展。我觉得两者应该融为一体,不应该分什么币圈链圈,应该只有一个区块链圈,我们都是里面的从业者。


这里面又包括或需要:


一,有独立思想的学者、研究者,深入研究区块链的内在的规律,包括其技术规律,经济学规律,社会规律啊等,指导区块链的发展。



二,创新者,包括技术创新者、商业模式创新者。从实践的角度来看,商业模式的创新更为重要,从产业长远发展来看,技术创新也很重要。



对于2018年技术创新来讲,可能更多的需要在基层的跨链通信领域做些创新,因为目前很多不同的链之间,实际上是一个个的信息孤岛,如何把这些链连接起来形成一个区块链网非常重要,这就需要底层的跨链通信技术。当然,有很多人在探索研究这项技术,但是目前来看还没有很有效的方式。


对于商业模式创新,我认为它是无比重要的。当年我在清华大学的毕业论文中写过一句话:商业模式的创新,从某种程度上来讲是最本源的创新。因为没有商业模式的创新,技术就不能够投入应用,它就是没有用的技术。只有商业模式创新,将技术应用于实践,技术创新的价值才能得到体现。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商业模式的创新是最本源的创新。



三,投资人,包括机构投资人和散户。这两类投资人实际上在区块链领域已经都具备了。



机构投资人包括传统的风险资本和产业资本,目前他们都已跑步入场。标志性事件就是春节之后火热的3点钟区块链群,它代表的是一大批传统风险资本跑步进场。前几天温州帮四十亿入场,杭州百亿产业基金也标志着产业资本也在跑步入场。



散户投资者就更不用说了,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就有很多散户(所谓的韭菜)大量进入。这两年中国的股票市场比较差,所以很多原来股票市场里的散户投资人纷纷进入区块链行业,寻找投资机会。当然,这个领域收益大,很多人已经通过币实现了财务自由,风险也大。



四,监管者,包括金融监管部门,市场监管部门,比如工商局、市场监督管理局等,也包括公安部门,银行证券监管部门等具体机构。因为区块链可以在金融等很多相关行业应用。当然监管还包括不同主权国家政府的态度,比如工信部这一技术监管部门,还包括行业组织,比如我们发起的自律、自治、自监管的共识之道。



概括地讲,区块链领域的这四类从业者都应该做促进行业发展的事,具体来说:



第一,学者、思想者应该做的事:独立的思考,不受商业利益的诱惑,从社会学、经济学、哲学层面思考,研究探索区块链的内在规律,为整个行业发展提供理论指导。



第二,创新者应该做的事:更多的从创新的角度去思考,去做事,无论是做技术创新还是商业模式创新,都要遵循它本在的规律、技术的规律,遵循商业逻辑的内在规律。



第三,投资人应该做的事:我个人觉得第一就是需要学习,因为无论是个人投资者还是机构投资者,尤其是机构投资者中的产业资本投资者和风险资本投资者,自身都有一些固有思维的局限性。比如风险资本投资者很习惯从传统的风险投资角度出发,去看待、观察区块链经济的一些现象,这种情况下就不太合适,应该是学习目前最新的经济情况,四零后五零后六零后七零后八零后投资人,都要保持一种空杯的心态,像九零后和零零后区块链从业者学习,否则会被历史淘汰。正如孔夫子和孙中山先生所言: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未来已来,势不可当,顺之者昌逆之者亡。



第四,监管者包括不同的监管部门,还有行业自律组织,他们做的事应该有所区别。但是第一也是需要学习,学习区块链经济的一些规律、遵循规律是,监管不应该搞一刀切。


老赵:目前国内很多城市和企业都在布局区块链,前者包括杭州、雄安新区等,后者如BAT等。城市管理者布局区块链和企业布局区块链,相同点和不同点都是什么?如果让您展望的话,这些布局会有什么利弊?国外的状况如何?与国外相比,我们的优劣势是什么?


郭善琪: 我个人觉得目前国内布局区块链的一线城市有四个。第一,帝都北京;第二,上海;第三,杭州;第四,深圳。从某种程度上讲,杭州可能布局力度超过排第二的上海,它是实打实的区块链一线城市。


从企业来讲,不仅是BAT在布局区块链,包括华为、小米、迅雷、360,还有国际企业微软、IBM等等都在向区块链进军。


城市或者说地方政府和企业布局区块链的逻辑是不一样的,对于地方政府而言,区块链是个值得重视的新兴产业,因为2017年以来,国务院的网站上、人民日报、经济日报上都大规模的发表了关于区块链的文章,表明了中央政府一种积极支持其发展的态度,所以地方政府是出于政绩考核的倾向,积极跟进追求新技术。这是地方政府布局区块链的一个内在逻辑。


对于企业来讲,布局区块链的逻辑是,要跟上新的技术趋势、技术动向,在新技术来临的时候,把握住机会,跟上最新的技术潮流,不落伍。


我个人以为,目前地方政府布局区块链实际上采用的还是一种产业化的传统思维方式,事实上,区块链跟其他技术不太一样,采用传统方式运作区块链能不能成功,还需要观察,以产业的方式来运作区块链值得商榷。在这种布局方式下,它可能会像有些人认为的那样,区块链成为实体经济的助推器,但也只能说是可能,结果还无法确定。


地方政府打造区块链产业园、产业基地的方式,有可能会造成新一轮的房地产圈地热潮。很多公司挂着区块链的名义,找地方政府拿地合作建区块链产业园,它本质上还是做房地产的思维,最后也不可避免地会搞成房地产项目,这样的趋势不是什么好事。


对于目前国内外一些大企业的区块链布局,我认为它们本质上都缺乏区块链的思维,或者说它们本身和区块链的理念是相违背的。当然我并不否认,而且很肯定地认为,在华为、IBM、微软、谷歌、facebook等等大企业里面,有一些很聪明的工程师,但是他们的意志不能代表组织的意志。腾讯去年发布的区块链白皮书,六十多页,我一一打印出来看后,觉得最有价值的只有五个字:区块链经济。


这些大公司有一个共同缺陷,它们没有完整的理解区块链,而仅仅把它理解为一种分布式账本。区块链是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或者说是一体两翼(共识、分布式账本和通证),但是大公司们都把两翼当中最重要的一翼给砍掉了,这就阉割了区块链。以这样的方式去布局区块链是没有前途的,无论是IBM的超级账本,还是华为、腾讯,以这种方式布局区块链都是没有前途的。


我有一个基本的判断,快则五年慢则十年,类似BAT的大公司会被演变为分布式自组织的形式,或被一种分布式自组织取代。这种趋势不可阻挡,犹如滚滚长江东逝水,大水一直向东流,顺之者昌,逆之者亡,这是趋势。


从国外来看,他们也有两种类型的人在做区块链,一种是在做底层的技术研发,比如跨链通讯技术,比如分布式文件存储技术等底层技术开发。还有一种是做关键性的应用,比如电商领域应用于支付平台的身份证,一方面保护个人的隐私数据,一方面也让电商平台免去数据存储与数据保护的烦恼。


国内外对比,我个人觉得国内做区块链和做传统互联网的时候,某种程度上有相似之处,国内更多的是研究应用场景的落地,国外更多的是注重底层技术而不是一些直接的应用。这是两种不同的思维方式。改革开放以来,大家的心情比较浮躁,想尽快出成果、尽快见效果,底层技术不一定能很快出成果,产品开发见效果的速度会比较快。


从这方面来讲,国内专注做底层技术的公司就尤为可贵了。像有的公司里面写代码的有两百人,超过了做us的人,这是可喜可贺的。但是从整个宏观上观察国内的区块链行业,实际上更多的人是想尽快见效果、尽快实现财务自由。甚至还有很多人想利用区块链的名义,挂羊头卖狗肉进行诈骗、传销,这些人是需要打击的。我们更多的要注重实实在在的落地、实实在在地去做事情。


老赵:您此前的一个演讲内容里说道:区块链将颠覆金融基础设施、生产关系与社会治理。对这三大颠覆,请您给大家分享一下。


郭善琪: 首先三大颠覆还是“evolution is better  than revolution”,即通过改良实现颠覆而不是一夜之间革命实现颠覆。所谓的颠覆是一种变迁、一种改良,而不是revolution,不是一夜之间发生的革命。


在金融基础设施层面,2008年11月1号中本聪发表的论文题目叫《比特币:一种点对点的电子货币系统》,可见他的本意就是颠覆最传统的金融基础设施实。因为传统金融制度设施是基于一种公信力的,也就是基于一个对第三方机构的信用和信任,这就导致第三方机构的影响力,对金融制度的实施产生持续影响。


2008年发生的雷曼兄弟破产事件,是个标志性事件,让大家重新思考传统的以公信力为基础的金融制度设施的发展机制。中本聪就创造性地提出了比特币去中间机构化。


金融领域是区块链优先适用的场景,像跨境支付、供应链金融、普惠金融都有相应案例实践,区块链在这三个方面的应用,基本上就侵蚀了传统金融的一些基础设施。


传统金融机构也在跑步进入区块链领域,自动地进行evolution,比如前段时间建设银行成立了一个金融科技公司。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区块链必将颠覆现有的金融基础设施。


区块链将颠覆现有的生产关系,可以从三方面来讲。因为现生产关系实际上是一种经济体系的结合体,在现有经济体系中有三个制度。


第一个制度是财务制度。财务制度的核心是记账,目前记账技术是十四世纪以来应用的复式记账,它正在被分布式记账逐步取代,或者说侵蚀。这是区块链对财务制度的革命。



第二个制度是公司组织制度。目前经济体系中最活跃的组织是公司,公司制度不是自古就有,它是十六世纪欧洲的河南人发明,最早的是东印度公司。公司是目前现有经济体系中最活跃的一个基本单元,但这种公司制度正在向分布式自治组织的方向演变。这是区块链对生产关系第二个层面的革命。



第三个层面就是区块链对资金筹集手段或者制度的革命。传统经济体系当中,企业筹集资金主要有两种渠道:股权和债券。而更多的时候发债、从银行直接贷款,很多的中小企业是不具备条件的、很难贷款,因为银行的逻辑是,你越没钱,它越不借给你,你越有钱,它越要借给你。因此更多的企业是通过股权渠道,也就是IPO。



目前IPO正在被爱西欧,或者我更愿意称之为ITO(Initial Token Offering)侵蚀和取代。相比传统的资金筹集制度IPO,爱西欧/ITO有很多优势,它没有中间机构、中间服务商如财务顾问等,它的资金筹集速度和规模相当之快。


4月初美国的纳斯达克批准了某一企业直接上市,中间没有经过投行、财务顾问公司,这和爱西欧/ITO做法基本一致。这也可以看成是美国的交易所,在爱西欧/ITO的刺激之下,做了一个制度创新。所以用正面的角度去观察爱西欧/ITO,它对于传统经济体系中资金筹集制度有一种变革和创新意义。


概括起来讲,区块链对于生产关系,在这三个根本性制度:财务制度、组织制度、资金的筹集制度上,都已经开始有所影响和改变,因此它必将改变或者说颠覆现有的生产关系。


区块链对于社会治理的改变,主要是目前的社会治理更多的是依赖于中心化的机构,而区块链是去中心化的,目前也有一些案例探索,比如欧洲一些国家开始搞电子身份,这就相当于建立了一个基于区块链的国家啊。


老赵:在区块链领域里,或是思想建树,或是实践应用,您认为最值得点赞的是哪三个人(最多三个人,至少一个人)?为什么?您认为我们最不应该效仿和追捧的人或现象(事情)是什么?作为区块链领域里的一名研究者和思想者,您认为区块链领域最需要一种怎样的精神气质和做事态度?


郭善琪: 首先,我认为最应该获得点赞的就是中本聪。不管他是一个人还是一个组织,他都是区块链真正的鼻祖、真正的开创者。纵观区块链的所有技术,其实都不是新创的技术,而是对已有成熟技术的一个综合应用。把技术和金融、博弈论、密码学等方方面面综合起来,实现实现区块链这么有价值的东西,甚至堪称第四次工业革命的一种成果,真是一个创举。有人说要提名中本聪为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我觉得他都当之无愧。


最值得点赞的第二个人,我认为是以太坊的创始人,90后小 v 同学,他开创了区块链的2.0时代,他开创的智能合约被广泛应用,对于近两年来区块链的热火朝天式发展,小v同学功不可没,因为从某种程度上来讲,这是由于以太坊的广泛应用,所以作为一个90后出生的年轻人,他值得我们学习,值得我们点赞。


我觉得第三个值得点赞人非常可能在荣格财经区块链思想者四十人论坛之中诞生,或者说区块链思想者四十人论坛,作为一个整体值得点赞。因为我们都在作为思想者去思考区块链的一些基本规律、本质规律,并想从顶层去观察,从整体去指导经济实践,所以我觉得区块链思想者四十人论坛,作为一个整体是值得点赞的。


我认为最不应该效仿或者追捧的人,是纯粹靠炒币、诈骗获得财务自由的人,孔老夫子讲,不义之财,不可追求,君子爱才取之有道,不义之财于我如浮云。总之我觉得那些靠区块链赚取不义之财的人,是我们最不应该效仿和追捧的人。


作为区块链领域里的一名研究者和思想者,我认为区块链领域最需要,陈寅恪先生在纪念海宁王国维先生时写的两句话:自由之思想和独立之精神。这是我们最需要的精神气质和做事态度,我们可以有不同的思维错误,但是我们一定要思想独立,和而不同,“不唯上,不唯众,不唯书”。我觉得这是作为区块链领域的研究者和思想者,最需要的精神气质和做事态度。


老赵:面对荣格财经的读者,如果给您三百字讲清楚“什么是区块链,区块链的好处和目前缺陷,以及大众应如何看待与参与区块链”?最后,请寄语下荣格财经和荣格财经的读者们。


郭善琪: 区块链就是一体两翼,或者说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一个中心:具化的共识,它是区块链落地的关键。两个基本点:一个是分布式账本;一个是通证。一体两翼、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缺一不可。


区块链目前的缺陷在于,各个链之间尚处于一种孤岛状态,跨链通信十分欠缺,这一技术急需发展。


大众应该如何看待区块链?我觉得应该避免两个极端:一,不要神化区块链,不要觉得它什么都可以干,区块链不是神,它也有不可为;二,不要魔化区块链,认为它是干坏事的。我们需要一种理性的态度去区块链,它不是神,也不是魔。


我希望荣格财经能够采取区块链的思维和方法做区块链财经内容,发展成为全球区块领域内,最有深度,最有思想的区块链财经媒体。也希望荣格财经的读者们能够深度地介入,而不仅是作为读者,甚至可以作为内容的创造者,参与到荣格财经的建设当中。谢谢。


——荣格财经区块链思想者四十人论坛——


全球全时区全形态区块链内容媒体荣格财经,一直致力于与思想者同行,以新知、普惠为理念和价值观,以区块链经济人为内容定位,做区块链思想的布道者,与人们一起推开新世界的大门。


基于此,荣格财经主要发起创建区块链思想者四十人论坛组织,采取邀请和推荐方式,并会同包括国家信息中心朱幼平老师、共识经济学创立者郭善琪老师在内的区块链思想者一起研究、传播和推广区块链。


我们很荣幸的邀请您一起成为区块链思想者四十人论坛的创始成员。


荣格财经区块链思想者四十人论坛会进行思想者访谈系列、月度主题研讨、思想者报告、年度思想者峰会,等等。


荣格财经致力于和思想者同行,为新潮澎湃的区块链世界注入一湾清水、一池思想。


荣格财经区块链思想者四十人论坛是非赢利性智库形态,主要是三个层面:


1,由轮值主席主持一对一访谈,荣格财经内容平台进行发布推广。


2,参加月度研讨沙龙,线上或线下形式,思想者不需要每期都参加,可根据自己的时间分配,月度研讨沙龙的目的就是就一个主题进行研讨对话,共同传播区块链的思想和相关观点。


3,区块链思想者四十人论坛每年举办一次年会,荣格财经全球各地分社进行播报。


特别说明的是:1,不是所有人都可以成为四十人论坛思想者成员,是成员相互推荐,然后采取邀请制。2,不涉及任何费用。3,不为商业项目站台和背书,只做类学术和思想讨论研究。


截止目前,已经荣幸邀请到并成为区块链思想者四十人论坛的思想者有(按时间先后顺序):


1,荣格财经发起人、总编辑赵洪伟;


2,共识经济学创立者郭善琪;


3,国家信息中心研究员,区块链经济学者朱幼平;


4,原清华大学校友会互联网协会副会长王学宗;


5,全球创业者社群WorkFace创始人,荣格财经创始人潘剑峰;


6,资深互联网人士,区块链投资人,知识付费研究专家方军;


7,资深媒体人,商业观察家,荣格财经联合总编辑陆新之;


8,技术专家,人工智能简史著作者,荣格财经技术合伙人刘韩;


9,同济大学教授,中国位置服务产业联盟(筹)专家委员会主席,IEEE首个区块链标准P2418工作组成员,中国通信英文版区块链专题客座主编,CCF区块链专委会首批委员刘儿兀;


10,区块链顶尖安全专家,知道创宇CTO杨冀龙;


11,华尔街资深金融专家,北京大数据研究院常务副院长杨竞霜;


12,工信部信息中心工业经济研究所所长于佳宁;


13,蓝狐资本合伙人,蓝狐笔记主创蓝狐;


14,独立出版人,方糖大学创始人张伟;


15,新生经济学创始人,中央党校超越之路课题组特邀研究员,北京大学中国战略研究中心研究员郭夏;


16,千千世界创始人,早期区块链布道者何聪;


17,富基控股(第一家Nasdaq软件上市公司)创始人,盛景网联合伙人,《第三次零售革命》作者,中国流通三十人论坛(G30)成员颜艳春。


18,前360产品顾问,服务量验证共识机制实践者,token共识经济体建设者张雷;


19,算法经济学创立者李斌;


……更多的思想者正在陆续邀请加入中。


审核人:

标签: 荣格财经 区块链 老赵

觉得不错,给小编个打赏吧

评论
0
0

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查看全部(0)

相关阅读

郭善琪

郭善琪,共识经济学(Consenomics)创立者,AI与区块链思想布道者,清华大学工商管理硕士,大连海事大学工学士,共识之DAO发起人,链经三人行发起人,区块链思想者40人论坛发起人。

评论(0

荣格财经名家专栏

展示荣格财经专栏名家个人发布的最新、最热区块链资讯文章。

推荐名家 更多>

最新快评更多>

推荐阅读 更多>

关注微博

关注荣格财经微信公众号

荣格财经读者11群

加入荣格财经技术交流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