秀币胡震生:区块链三大基石和我走过的弯路 | 火星社群

|Mavis 2018-04-23 10:11:35 1087 来源:火星财经
摘要:北京时间3月14日下午16时,在“3点钟火星财经创始学习群”,我们将继续请大咖来分享,本期主题是“从实操角度谈区块链项目三大基石和我走过的弯路”。

北京时间3月14日下午16时,在“3点钟火星财经创始学习群”,我们将继续请大咖来分享,本期主题是“从实操角度谈区块链项目三大基石和我走过的弯路”。

嘉宾介绍:

胡震生:Show.One秀币CEO,微拍联合创始人及CEO,前花椒直播CEO

以下内容根据群聊整理:

胡震生:我已经在线,大家有什么问题可以先抛出来。

问题1:你是不是《皇帝的新衣》里面的那个小孩?从来没有拿钱做过市值管理?你怎么看待币圈这种风气?如果再做一个项目,你会在起步阶段做市值管理吗?

胡震生:首先要定义好什么叫市值管理,我因为早期做社群的时候做的比较快,秀粉们良莠不齐,他们对市值管理的定义就是:发币方拉盘影响币价。

社群建立和市值管理之间有对应关系,但影响币价肯定不是市值管理核心。

市值管理很多因素需要注意解决。如果让我回头做,我会选择在早期没有上海外交易所前不那么高调,上了交易所以后逐步提升PR力度,逐步释放利好。

追问:如果上前不高调,那么也就意味着大家可能对你认知不够。一样是麻烦?

胡震生:我们当时在没有上的时候采取的是PR的高压策略,发了大量的文章和宣传,和今天行业很多人是一样的,然后1月8号又是整个行业的高点,所以开盘后很多人抢购。币价最高涨了8倍,这是自然购买,我们完全没有任何影响和参与,后期下跌的时候,很多人就从最高点算你跌了多少。如果能控制一些节奏,低开高走,逐步释放利好,就算碰上熊市,或许也不会有很大的跌幅来误导大众,牛市更是可以逐步上升。现在看很多币都是高开低走,大概犯的都是一个错误。这里还涉及产品上线、pr策略、社群建设、等多个部门的配合。

问题2:现在你们全职团队有多少人呢?

胡震生:这个问题我选择不回答,因为太多业余人士在胡乱揣测秀团队,我们做过一些沟通,发现越解释越乱。核心因为币价跌,他怎么看你都不顺眼,给团队增加了很多沟通成本,实际意义不大。我们的近期周报放了很多人要求的办公室照片,又有人说我们是小卖部拍的,没有logo,各种揣测。我如果都去回应,就变成他是我老板指挥我工作了。

1521028744075752.jpg

1521028762126265.jpg

大概这样一组照片,唯一修改的就是让设计师p掉我的下巴,还是很多人各种质疑。我特别选择没有放团队成员的照片,因为分分秒秒他们可能就被扒出来各种分析。

问题3:你们会做一个直播类的产品吗?


胡震生:不做直播类产品我发个直播数字货币干嘛?

我更愿意回答一些产品和技术相关的问题。那我就努力讲一下。

比特币白皮书第一句话就是:一个点对点的现金是不需要中介的,这就是中本聪的本意。从技术人员来看 他所采用的技术就是围绕着这个问题来解决的,如果实现一个不需要中介的点对点的电子现金支付系统,应该说设计的比较革命和完美,而且极简,把其中的内在逻辑抽取出来,核心就是账务公开。

如果让机器记账且永续运行,就需要工作量来证明他记了多少帐,并且给予对应的激励。这就是区块链的三大基石:账务公开、工作量证明和激励机制。

公开的账务里包括了:工作量证明的算法和激励机制的算法,然后导致的结果再账务公开,彼此透明,互相呼应。其他的都是衍生技术,技术解决的问题很简单,方案也极简,没有多余的复杂设计,不完美但完整且公平。账务公开里记的是账务,也就是和价值相关的数字。不是行为log,因为行为log和钱乃至价值没有一一对应关系。

今天很多交易所的币是积分币,因为他们把用户的行为记录下来,在线市场、聊天次数等,这些都不是有价值的数据,但是因为传统VC看这些,很多人就按照传统VC的估值模型来设计他们的代币工作量算法和激励机制,再把其通过各种算法数据化,然后上链保存,给用户以代币奖励,这不是一个完整的区块链项目的设计。

问题4:有价值的数据包括哪些?消费行为吗?

胡震生:第一,去中介化等于把中介提供的服务转移给了其他的服务提供者,也就是矿机和代码,那么就需要对这种服务来激励。而社交产品的积分币,用户在消耗资源的同时没有提供服务给系统,所以这种积分算法产生的值是没有和服务产生对应关系,也就没有意义。

在古典互联网的盈利模型里,用户的时长和频率约等于广告点击的概率,而广告主为整个系统的运行提供费用。所以如果账务公开,也是用户点击广告后产生的盈利,或者微信用户在王者荣耀里购买的皮肤,部分抽成回报给系统,这才是有价值的数据,产生价值闭环。

可是如果基于此来设计工作量,那就是点击广告的次数和虚拟道具的购买金额,并以此来激励用户,并把财务数据公开。首先这个就变成了广告币;第二,没有点击广告的用户占大多数,这些人的财务数据是亏损的。就好像让盈利的矿机去给亏损的低算力矿机支付比特币激励,这样的模型显然不合理。所以根据业务的特征去计算核心的数据 及对应的工作量证明乃至激励机制是代币系统设计的难点。

问题5:您提到“第一,去中介化等于把中介提供的服务转移给了其他的服务提供者,也就是矿机和代码”。如果这个类比是成立的话,前提是这样的“服务转移”并没有显著地降低效率提升成本。而目前至少在POW和POS机制下,而每一个区块的记录都在浪费矿机的大部分计算力和能源;相较传统中心化的方式,均摊到每一次交易记录的成本肯定是提升的;而效率比中心化服务大大降低也是事实。因此这样的“服务转移”不仅没有提升效率,还大大提升了成本。不知道您怎么看待这个悖论呢?

胡震生:这个需要对现有业务有深入的理解,然后进行二次改造,将价值和服务转移。我在2000年给工商银行设计IT系统的时候,工商银行一年的电脑等设备和IT人员支出是100亿人民币,现在估计3000-5000亿不止。

首先我认为广义上来看肯定提升了效率降低了成本,因为很多人对现在的银行运行机制和成本不了解;第二,这种算法公开、透明,但不完美,可是没有成本的比特币是不会有价格支撑的。上个月的数据,大概挖一个比特币的电费是2万,市场价值是6万,这就是制造成本和市场价格的现实。

如果比特币的制造成本下降到1万元,那么它的市场价格也会等比下降,这个毋庸置疑,否则所有市场的购买者就会去挖矿,因为那个成本更低,有个专业的量化团队做过分析,比特币生产价格和市场价格之间长期看正相关,短期波动幅度比较大,所以比特币大概四年减半的激励机制导致其成本大概四年翻倍,不考虑矿机的加入因素,这也是数字货币市场的大周期。没有制造成本的代币设计体系,最终也就没有其对应的合理价格,这个是市场规律,谁也跑不了。

问题6:据报道,2017年去年比特币矿机的耗电量约合15亿美元。而目前比特币的持币账户仅仅百万,应用的复杂程度也比工行IT系统要低很多个量级。在矿机的硬件成本还没有计算的情况下,光POW机制的算力投入就要接近100亿人民币。如果比特币的流动总流水达到工行的水平,光电量恐怕就不止5000亿人民币了。因此,在这个推演下,仍然证明了“服务转移”大大提升了成本了。您怎么看? 

胡震生:比特币的成本是电,其他代币的成本可能是带宽,你看得还是太狭义了。工行的it预算还不包括对应的人力成本等,何况比特币提供的服务价值远超一个工行,我一直认为国家采用类似技术发行加密数字货币的成本远低于发行纸币的成本。

首先没有假币了,其后很多环节都通过机器和代码来提供,这肯定是现代货币系统的未来。同时因为货币的滥用导致的,“双花”,也是比特币诞生的初衷,也会对应得到解决。比特币诞生于08年的金融危机,就是现代的金融体系把用户的钱拿去做了金融衍生品,因为金融衍生品的亏损导致银行没有足够的准备金支付给用户,这就是对用户资产的双重也就是多重花费。额外提一句,现在的中心化数字货币交易所也很快会出现双花问题,当用户挤兑的时候,会出现和传统金融一样的现象。

问题7:数字加密货币和纸币发行成本的对比,大致上我是认同的,大概率是数字加密货币成本低。当然如果有人稍微建个模型,进行简单的演算和推演,得出结论更好。但我的疑问在于,数字加密货币方案中,是不是一定是区块链呢?特别在区块链显然有算力浪费的事实存在的时候?

胡震生:你说的资源浪费准确的是指工作量证明里对随机数的计算导致的电力浪费,这不是区块链本身,只是比特币工作量证明里的算法导致的电力浪费。这只能说这个算法不完美,不能否认整个区块链技术体系和理念。但是我的观点是没有成本的工作量算法,其对应的数字货币也就没有价格支撑,没有价格支撑也就没有激励让更多人的参与记账。

追问:同意您的说法。因为比特币的共识机制是POW,而现在以太坊的POS本质也是POW就不多说。EOS的DPOS机制让很多人也包括我眼前一亮,但白皮书里没有,BM神也没有公开过,只能用steem的应用来间接的证明。

胡震生:例如数字货币交易所的计算资源就是其提供交易服务的成本,如果其代币能和服务成本产生对应关系,这就是一个很好的模型设计。比如火币的投票机制, 他们把代币送给了用户,用户之间的交易差额和交易所无关,可是交易所获取用户和维护系统是需要成本的。所以收取上币费是合理的,可是如果代币都免费赠与用户,等于给用户提供了免费服务,这部分成本只能由交易所来承担。这样的模型长期跑下去,交易所必然会倒闭。

追问:您认为区块链技术的发展还是初期,还会有极大的进步空间,这点我并不否认。但是,不应该背离技术的原理去空谈技术的提升——共识机制是区块链技术的原理之一,也是很重要的算法精神。只要共识机制是区块链技术的精神之一,那么这就是区块链的阿喀琉斯之踵,无可避免的因共识机制而效率低下。不知道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呢?

胡震生:这里的效率细分下去可以拆解成两个部分:一个是电力的消耗,一个是因为同步导致的处理能力下降。

第一个问题是因为中本聪或者说现代技术还不能很好的拆解每笔记账所消耗的计算机资源,所以中本聪把总处理能力等于了记账能力,这个技术过去现在乃至可以看到的未来都没有很好的技术解决方案,不过已经可以从理论上来解决它。

第二个其实不是大问题,毕竟中本聪不是分布式计算性能的专家,我认识的人里已经有人在搭建对应的系统,我预计一年到两年后,这个不是问题,这个对于分布式计算而言,是一个已经解决的问题,不过是个如何在性能和成本之间的平衡,中本聪的目的也是提出来一套体系,而不是针对具体性能来优化,白皮书里的场景也是针对外汇小额支付设计的,而不是针对高频交易设计的,外汇小额支付的确不需要实时处理。

技术的归技术,耶稣的归耶稣,我设计过无数的解决方案,在硬件性能突破以后,无非就是业务和成本之间的平衡。

问题8:我们极客帮投资的分布式数据库SequoiaDB(巨杉数据库),以及硅谷数据库新秀Mango,DB都开始被区块链公链生态热捧了,你怎么看? 

胡震生: 第一个没有研究过,第二个是mongo么,我们曾经深入使用过,mongo是分布式非关系型数据库。

如果没有做重大技术改良,应该不是给区块链这种业务设计的,主要是给文件存储设计的。

这个问题,需要从多维度解决,不过分布式一致性数据库,有很多闭源方案解决的很好。这个不是技术硬伤,不过就是成本很高而已,这种技术十年前都解决掉了。

对硬件的要求比较高,我十五年前就是干这个。账务公开的核心是公开账务,不是公开行为数据,也就是log,工作量证明也是和业务相关。

比特币的业务是记录和存储交易本身,这需要消耗处理器资源,所以中本聪设计的是和处理器能力正相关,很多业务例如直播,是和观众观看相对应的,所以我们的工作量证明肯定和观看人数正相关。

这里要针对具体业务仔细分析,每个业务的特点都不一样,核心当然还是公开公平,激励算法也是和对业务的理解相对应的。

中本聪设计的曲线,让先发者低成本的获得了大量比特币,而比特币的增值又和后来者的人数正相关,加上时间因子,所以所有比特币的持有者有内在驱动力拉更多的人来参与挖矿和记账,以使手里的币增值,省却了推广的费用,我们为微信做推广是没有利益相关性的,所以微信推广只能靠厂商自己,这种逻辑设计如果能放在各自的业务里,都是很好的区块链项目。

问题9:量子计算会突破算力的摩尔定律,原子存储会突破容量的摩尔定律。所以比特币会不会没到挖完就一文不值呢? 

胡震生:这个是人类的问题,不是比特币的问题,量子计算首当其冲的是国家安全,我们在设计高性能集群的时候,最大的用户其实是国家,用来模拟核爆。可是这个违反了美国的相关法律,量子计算首先是性能,等于掌握了核武器,其次才是加解密算法。今天很多加解密算法在维护国家安全,普通人是接触不到的,我有幸接触过很多。

钥匙和锁的竞争是千年不变的话题,这个不需要过多担心,核心就是高性能运算等于核爆,就对了,还有气象分析,这些都是国家安全相关。十年前中国最大的高性能运算,我都参与了设计,区块链与其相比,远远谈不上重要。

有没有非常具体的业务落地问题,这种话题我比较擅长,也会激发我的灵感。

例如,区块链的核心是不可复制和篡改,而不是货币数量恒定,货币数量恒定是属于激励机制,我的核心是分布式计算不是和采集设备之间的通讯。

例如系统内的自治,这个是我白皮书里的开章第一句话,点付大头的最近分享提到里《失控》里的这个理念。

1521028928851328.jpg

这个是我认为区块链技术相关的理念,可以很好的运用到业务设计里,去中介后服务谁来提供,成本如何分摊。

问题10:求教个事情,如果将区块链这些特点,用在团队的构建、公司管理上,怎么设计好?

胡震生:核心还是账务公开,基于代币的内部奖励我们已经设计完了,并在内部推行。好处是不需要法律和实施成本,公开公平,坏处也是公开公平,公司内部不是所有数据都适合公开公平,所以肯定是先定义问题是不是因为账务不公开导致的,然后对应其提供解决方案。Token,是个很好的介质,在以太坊上发个币成本几乎是零,查询和维护成本就是零。

昨天和qq的早期产品经理有过讨论,她参与了q币的设计,她的思考就很有深度,各位可以针对类似问题提问。

Q币成本的黑箱是腾讯财务报表里利润的主要来源,但是其实把Q币卖了,服务还没有提供,透支了未来的服务,这也是发币公司的业务特点。Q币可以增发,加密货币的公司却不可以。

问题11:团队激励是如何激励,有没有区块链特点的方式?

胡震生:我们的内部激励模型大概如此。

1521029094349714.jpg

简单讲,每月发放量恒定,根据人的分值平分,数量逐月递减,给早期员工以福利。

工资团队可以选择人民币和以太坊,奖金全部是秀币,坚决套牢团队。

追问:实际上最难计算的是激励总额?权重?这些是怎么确定的呢?

胡震生:权重吧,激励总额不难。

难点是权重是否公开,公开会不会引发内部矛盾?不公开又不是很区块链?不公开的发行成本高于公开的成本。

因为要做数值混淆,因为所有的交易记录全部可查,里面的数值和价格仅供参考,全部可调,智能合约写死上链以后,神仙也没办法。

追问:不能迭代这是很扯的事情啊?

胡震生:智能合约可以写的比较灵活,参数可调。核心是币的数量被锁死,涨到1万元,我后悔也拿不走,团队就很踏实,早期员工眼睛都绿了,表格熬夜做好。

追问:破发呢?大量破发呢?现在不是很多ico都破发到了及其凶猛的地步,军心还能坚挺吗?

胡震生:这个我也没办法。产品好数据好,内在价值上升,市场价格自然上浮。

因为奖金是对标的工资也就是人民币,下跌意味着更多的币在手里,上涨意味着更少的币奖励,对业务有信心的团队,不怕。

针对账务公开,我因为已经分享过,今天就讲的不是很多,有机会和大家再一起学习。


审核人:

标签: 火星社群 胡震生

觉得不错,给小编个打赏吧

评论
0
0

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查看全部(0)

相关阅读

火星财经

评论(0

荣格财经名家专栏

展示荣格财经专栏名家个人发布的最新、最热区块链资讯文章。

推荐名家 更多>

最新快评更多>

推荐阅读 更多>

徐小平们还是跑了

徐小平们还是跑了

2018-11-20 15:40:52

关注微博

关注荣格财经微信公众号

荣格财经读者11群

加入荣格财经技术交流群